底线裁判首次亮相全运会男足 未来或推广至中超

22日的八万人体育场,见证了中国球队参与的比赛,第一次出现了“底线裁判”,全运会U20男足比赛,也将引进这一技术。底线裁判最早试用于2008年的塞浦路斯欧青赛,欧足联随后在欧联杯等成年赛事中扩大使用范围。2010年5月,欧足联通过决议,从2010/11赛季开始,欧冠全面启用底线裁判,2012年的欧洲杯,同样使用;2012年7月,国际足联下属的国际足球协会理事会,在特别会议上全票通过在比赛中正式引进门线技术和底线裁判的决议;2016年9月,亚足联裁委会决议,引进底线裁判,年底的执委会通过,从17年亚冠开始全面执行,但随后改为1/4决赛再试用,如证明是成功的,那么2018年将把底线裁判引入到亚足联杯、中国U23亚洲杯,最终,2019年亚洲杯,也将启用底线裁判。2016年3月,亚足联在多哈举行了第一期底线裁判课程。
设立底线裁判,初衷是为了避免“门线冤案”,但其职责,除了协助主裁判断是否进球外,还要判断禁区内的疑似犯规动作,是角球还是门球等。上港对恒大的比赛,经常可以看见,一方进攻时,底线裁判不停摆动身体,寻找最佳视角,弥补主裁判的视野缺陷。
从亚足联官方数据来看,担任本场比赛底线裁判的,一个是巴林的阿里,一个是乌兹的坦塔舍夫,他们都是国际级裁判,而且,都执法过包括亚冠在内的洲际比赛。此外,坦塔舍夫还将和科瓦连科一起,配合伊尔马托夫,执法希拉尔和艾因的1/4决赛次回合比赛,他是两位1/4决赛“连庄”的底线裁判之一(另外一个是伊拉克的卡伊西),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全运会,他将受邀执法。
事实上,按照时间,最早实行底线裁判的比赛,是西亚区1/4决赛艾因0比0希拉尔的比赛,澳大利亚的比思和中国香港的廖国文,成为亚足联历史上第一对底线裁判,此外,柏斯波利斯2比2阿赫利的比赛,底线裁判是伊拉克的盖斯以及饭田淳平,川崎vs浦和的比赛,底线裁判是阿联酋的阿尔杰内比和阿曼的阿里卡菲。
对于底线裁判,中国足球圈一直呼吁引进,事实上,2012年国际足联通过决议时,足协就打算在2013年中超实行,但因为技术、财力等因素,一直搁置。2016年亚足联通过决议后,中国足协也开始行动,今年6月,中国足协在职业联赛裁判小结会上,对30名具有中超主裁资格的裁判员进行了业务培训,而在8月25日到27日,还将在天津进行再培训,中国足协邀请了马来西亚的国际足联讲师、老资格裁判苏布吉丁前来授课,8月29日9月7日进行的全运会U20男足比赛,已确定引进底线裁判。不过,中超何时实行尚未可知,毕竟,底线裁判也是从主裁判中选出来的,目前,包括中超、中甲裁判员,只有150名左右的裁判员参与各级职业联赛执法,人员短缺。
目前尚不清楚国内赛事吃螃蟹的第一人是哪一对,但在国际赛场,傅明将成为第一人,亚冠1/4决赛次回合阿赫利vs柏斯波利斯的比赛,他将和斯里兰卡的佩雷拉一起,担任底线裁判,配合马宁、霍伟明、王德馨执法。

奥门新浦京,全运会男子足球U20组比赛正式开打,值得关注的是,本次全运会有一项全新举措,底线裁判机制正式在全运会比赛中试行,并且有望未来将拓展到中国职业联赛中使用。
本次全运会男子足球比赛中出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一些球员因足协新政红利早已在中超、中甲联赛亮相,而另一些老熟人则是场上执法的裁判,本次全运会足球项目的裁判也都是抽调的中国职业联赛各级裁判前来支援,而底线裁判也由他们担任。
底线裁判的出现并不意外,本赛季中超中甲联赛及足协杯比赛中出现了诸多疑似争议判罚,为了加强裁判执法的准确性,除了对裁判个人能力进行提升外,底线裁判也是辅助主裁进行判罚的强有力工具。
在今天的比赛日中,新疆与辽宁的比赛中出现了一次争议判罚,双方在禁区内有所推搡,新疆队球员立即围向底线裁判王哲进行投诉,而当值主裁黄烨军迅速跑到事发地进行说明情况,随后比赛恢复正常。
据了解,几名裁判沟通全部依靠无线耳麦传递信息,也许在比赛中并不能直接观察到底线裁判的作用,但不得不承认,底线裁判的出现让比赛进行的更加顺畅、主裁判罚更加准确。另外,足协方面也正高度重视底线裁判的使用情况,本次全运会的相关判罚也都会进行情况汇总,若确实有显著效果,未来不排除在中超、中甲联赛中增加底线裁判。

8月29日,第十三届全运会足球男子20岁以下组开战,揭幕战就进行得紧张激烈:辽宁、新疆两队在90分钟常规时间里战成0比0平,直接进入点球决战,辽宁队4比2取胜。比赛过程中,两名底线后的裁判引发了众人注意,尽管在国际足球赛场上,底线裁判早已不是新鲜事,但在国内正式比赛赛场上,还是第一次使用。

本次比赛裁判长刘庆伟介绍说,俗称的底线裁判官方说法其实是附加助理裁判,早在2008年,欧足联就已经开始附加助理裁判实验,并已经在欧冠、欧洲杯全面推广。亚洲方面,卡塔尔、日本联赛等也已增设附加助理裁判。当今的足球比赛变得越来越快,运动员能力变得越来越强,对于运动员在罚球区的犯规,裁判员的执法难度加大,为了使裁判员更好地管理比赛,附加助理裁判岗位应运而生。刘庆伟说。

附加助理裁判主要在两队球门后的底线外活动,通过耳麦和手中的感知器和裁判团队沟通,对罚球区附近发生的争抢、犯规、进球等近距离观察、判断,有利于对运动员罚球区附近的犯规动作形成震慑,减少犯规;利用更好的位置和观察角度观察、判断,协助裁判员做出正确判罚;与此同时,更好地管理球门线,提高对球是否进门这一关键决定的判断准确性;还能帮助助理裁判员提升判断越位犯规的能力,使助理裁判员有更多的精力集中到越位的判罚上。

因此,中国足协决定在本届全运会足球男子20岁以下组试水附加助理裁判。今年6月开始,中国足协在中超联赛裁判中期培训班上进行了附加助理裁判相关知识和实践操作的培训。全运会开赛前,也专门邀请了国际足联裁判讲师对本次全运会U20比赛的全体裁判员进行了附加助理裁判的专题培训,并组织了场地实操训练。刘庆伟说。

比赛结束之后,首次出任附加助理裁判的裁判员均表示融入速度很快,较好地完成了执裁任务。新疆队教练普拉提则说:使用底线裁判是很好的举措,可以避免错漏判,是中国足球走向国际化的重要一步。

刘庆伟同时表示,全运会结束后,会对附加助理裁判的使用进行全方位评估,通过培训、国际合作等方式,助力国内裁判执法力量的提升,为中国足球进步、发展营造更好的环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