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快播最后还是破产了?

图片 7

问题:今天快播创始人王欣妻子发微博称,快播之所以破产,是为了还债,或许很多人还在为快播可惜。认为快播不该倒闭,可是毫无疑问快播违反了国家法律,破产也是情理之中的事。n  虽然王欣如今出狱了,据说还要创业,希望王欣可以谨记此次教训,下一次可以遵纪守法的创业?

问题:我们都欠人家一个会员?

9月3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披露,深圳金亚太科技有限公司以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向深圳中院申请对快播公司进行破产清算。快播公司欠付金亚太科技974万元,以及逾期付款利息30万元。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民事裁定书中指出,快播明显缺乏清偿能力,裁定该破产清算申请即日起生效。裁定书落款日期为2018年8月23日,此时距离王欣2月7日出狱刚刚过去了半年。  

回答:

回答:

快播成立于2007年12月26日,据说巅峰时曾拥有3亿用户。但好日子没过几年,快播开始官司缠身。2014年8月8日,王欣出逃境外110天后被抓捕归案;2016年9月9日,快播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王欣等3名快播高管当庭认罪。经历了这两个关键时刻后,快播可谓气数已尽。  

这个曾经在巅峰时期坐拥3亿用户的“快播”,就这样成为历史了,令人唏嘘不已。很多网友更是直呼:“还欠快播一个会员,这次真找不到地方充值了!”而王欣也发微博表示:“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

裁定书中显示,2014年7月7日,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作出(2014)深南法民二初字第410号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确认快播公司欠付申请人货款973.77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30万元,至今未得到清偿。

前辈风雨飘摇  

图片 1

看到此处令人不禁唏嘘,要知道快播2009年便已实现盈利,而当时的众多视频网站都处于亏损状态,2011年快播营收达到1亿元,2012年-2014年3月间,快播营收至5.4亿元。

从快播陷入困境至今,视频领域激烈的行业洗牌一刻未停。  

成也快播,败也快播。

当年的快播以内存小,却能够集多功能于一身,也是备受大家的青睐,并且开创了集本地播放、在线播放于一体的方式,并且支持歌词、媒体管理、音频及视频截取等功用。

图片 2

但是繁华过后,却出现了“大楼坍塌”的迹象。版权问题一直是快播最大的bug,从2012年起,就陆续有多家视频网站开始举报快播侵权。一波三折,好不容易摆脱了侵权问题,又传来了传播了不良消息的新闻,快播平台一再陷入尴尬境地。

图片 3

从目前的情况看,快播想要重整旗鼓,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而如今的王欣,更是无暇顾及,王欣要开发的是如今炽手可热的区块链领域。这回,王欣终于和时代同步了,没能冲在快播上的会员钱,要不入了区块链这个入口?

未来到底如何?王欣能否重写历史,还是边走边看吧!

回答:

裁定书中显示,2014年7月7日,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作出(2014)深南法民二初字第410号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确认快播公司欠付申请人货款973.77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30万元,至今未得到清偿。

看到此处令人不禁唏嘘,要知道快播2009年便已实现盈利,而当时的众多视频网站都处于亏损状态,2011年快播营收达到1亿元,2012年-2014年3月间,快播营收至5.4亿元。

并且据快播自己公布的数据显示,到2011年年底,其周活跃用户数已高达两亿,相当于中国每五个网民里就有两个在使用快播。而7年后的今天,视频网站中体量最大的爱奇艺,以5月数据为例,月活用户也才到5.02亿。

只是由于版权和涉黄问题,快播的巅峰来的快,去的也快。

2013年,腾讯视频、搜狐视频、乐视网等数十家视频网站和版权方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对百度、快播等公司提起法律诉讼。同年12月,国家版权局对快播等处以责令停止侵权行为、罚款25万元的行政处罚。

但在其他视频网站开始删除色情视频,并以正版影视为转型方向时,快播始终在灰色地带游走,直到2014年4月22日戛然而止。当天,大批警察进入快播深圳总部,查封了所有电脑,核心人员受到控制。一个月后,快播因涉嫌严重盗版被判赔付2.6亿元罚款。同年8月8日,创始人王欣在逃往境外110天后被抓捕归案。

王欣昨日发布了一条微博,疑似是对快播破产清算事件的回应。

图片 4

王欣的妻子随后也发布了一条微博,对该事件做了一个简单的说明。在微博中她表示:“公司所有的账户一直处于被冻结状态,所以不得已才通过这种方式来清偿债务……王欣执着的产品梦并未熄灭,相信他很快就能把更多的好产品带到大家的面前。”

的确,在今年2月7日王欣出狱的当晚,何小鹏与李学凌、姚劲波等一众昔日好友为他接风洗尘,何小鹏还在微博上庆祝王欣回归,并表示大家一起讨论了AI、视频、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坚信不久将来,江湖中会有王大师的下一段的传奇故事。”可以看出在狱中待了三年半的王欣,依然时刻关注着外界互联网的发展。

图片 5

另据新京报记者报道,从工商信息系统查阅发现,由王欣控股的深圳云歌人工智能技术有限公司于今年2月26日成立,注册资本500万,法人代表是王欣妻子彭鹏,公司经营范围为互联网产品开发等。

在股权结构上,王欣持股比例高达91.5%,是公司最大股东;其他五位股东吴铭、戴科英、宋歌、何小鹏、王羽分别持股5%、1%、1%、1%和0.5%。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正在招聘与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技术相关的人员,表明王欣已经在区块链行业探索。

曾高喊“技术无罪”的王欣,如今又投入到一个崭新的技术风口之中,对于他来说,未来仍有巨大的想象空间,对于我们来说,或许真的将看到一段新的传奇故事。

回答:

谢邀。

每当遇到这种问题我都会例行缅怀一下快播。

并且据快播自己公布的数据显示,到2011年年底,其周活跃用户数已高达两亿,相当于中国每五个网民里就有两个在使用快播。而7年后的今天,视频网站中体量最大的爱奇艺,以5月数据为例,月活用户也才到5.02亿。

2016年7月初,酷6网宣布退市,此后在盛大手里再也没有掀起大的风浪;聚力视频(原PPTV)在影视剧方面已经掉队,如今在苏宁的旗下不断加码体育业务。其他早期的视频公司日子也不好过。  

1.曾经的辉煌与没落

可以说,快播曾经是有一段极度辉煌的时间的。07年诞生,曾经有三亿用户,这都是快播的傲人成绩,但后来涉嫌传播淫秽色情而被封杀,王欣锒铛入狱。

首先我要说,快播是不是违法了?

是的。但是,按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快播本身是好的,他当时的技术和用户体验是很好的,但当人们发现它非常适合看某种片子的时候,它的用途被拓展了。作为快播,他在知道这种情况之后,肯定有自己的打算,推波助澜共同盈利,这是他违法的地方。

但问题出在两个方面。一是当时的庭审,公诉人被吊打,强行有罪(虽然我认为有罪但是总得在审判的时候公诉人用证据逻辑等定罪,而不是完全无逻辑漏洞百出强行送进监狱)二是快播的做法实际反映了中国当时对待色情影像制品的态度,事实证明它的市场是极度庞大的。君不见,快播被禁,迅雷、网盘、西瓜影音之流还在,而且虽然体验不如快播,但结果是一样的。

所以说,快播被禁跟他是快播没那么大的关系。

这里面会不会有同行的恶意(我们大众调侃的乐视)?会不会有审查的问题?会不会有枪打出头鸟被立威的可能?

只是由于版权和涉黄问题,快播的巅峰来的快,去的也快。

搜狐视频曾经靠着诸多海外剧版权打出一片天下。若说早期视频领域的老大哥,非搜狐视频莫属,而且有诸多视频平台的创始人出自搜狐。例如爱奇艺的创始人龚宇、优酷的创始人古永锵、酷6网的创始人李善友等,许多为人所熟知的视频行业大佬都曾效力于搜狐,搜狐也因此被冠上视频领域黄埔军校的头衔。曾经的小字辈一个个风生水起,搜狐视频却从四大视频巨头的位子掉落。  

2.快播的破产

实际快播的技术是很过硬的,但问题是过硬并不能带来实质的收益,参考暴风影音。单纯的技术一定是要跟某些外来的东西相结合,靠打擦边球来盈利。就像快播,他存不存在传播淫秽色情?我的观点是存在的,因为不靠这个他很难做到当初那么大那么有影响力,而且我再推测一下,有可能快播方还在这里面不断推动。

其实这种事情屡见不鲜了。就算是现在2018年,跟快播一样的某鱼、某手、某音,不也靠着打擦边球混得风生水起?这个时候有关部门就不出来审查了?所以我想说,快播是真的倒霉。他的破产实际除了被封杀,CEO等一群人入狱,背后有其他人害他也尤未可知。谁叫他当初动了那些人的蛋糕呢?

2013年,腾讯视频、搜狐视频、乐视网等数十家视频网站和版权方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对百度、快播等公司提起法律诉讼。同年12月,国家版权局对快播等处以责令停止侵权行为、罚款25万元的行政处罚。

根据数据显示,2018年7月,搜狐视频的月活用户为3284万,而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视频三巨头月活用户分别高达5.
5亿、4.9亿、4.4亿。如今的搜狐视频退居二线,做法也是相当佛系。张朝阳在搜狐2018年二季报公布之时表示,盈利是搜狐视频的首要目标,搜狐视频的发展战略将主要倾向于减少视频方面的大额投入,不去主攻大的IP,减少剧本的费用,生产自制的小剧。  

3.王欣的再创业

据报道,王欣出狱后,火速投入到AI和区块链的大潮中。

王欣占股91.5%的深圳云歌人工智能技术有限公司于2018年2月正式成立,目前在深圳设有研发部门。获得IDG和BAI领投的超过三千万美元的天使投资,公司目前正致力于打造人工智能调度系统,让每个独立的个体都能找到自我实现的通道,让万物皆可被调度。

王欣曾公开表示,未来将投身区块链领域,建立“区块链理想国”。实际上,区块链网络协议目前使用P2P(点对点)传输协议,快播平台的技术栈就是P2P技术,王欣二次创业选择区块链领域有较好的技术储备。

现在对区块链网上风评不一,有人认为他能够火起来,也有人认为他是割韭菜的新的方式,谁知道呢?

回答:

任何行业巨头的发展及壮大,必须明确自己的使命是什么,娱乐媒体,要考虑的是“娱乐导向、传播正能量”,如果这两点都做不到,破产势在必然!

回答:

你也说了,曾经的巨头!快播引领的80.90一个时代,带给我们种种的欢声笑语,酸甜苦辣。一个时代巨头的倾踏,标志着新时代的产物即将来临!也希望王欣接下来走的更远!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珍惜当下,眺望未来!

但在其他视频网站开始删除色情视频,并以正版影视为转型方向时,快播始终在灰色地带游走,直到2014年4月22日戛然而止。当天,大批警察进入快播深圳总部,查封了所有电脑,核心人员受到控制。一个月后,快播因涉嫌严重盗版被判赔付2.6亿元罚款。同年8月8日,创始人王欣在逃往境外110天后被抓捕归案。

昔日风光无限的乐视网如今不仅深陷资金链危机,还面临着退市风险。乐视网2017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此外,乐视网2018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净利润亏损11.04亿元,2018
年6月30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4.77亿元。上述两个问题如不能及时解决,乐视网存在股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乐视网方面表示,目前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正在竭力解决目前的经营困难,但下半年存在持续亏损的可能性。  

王欣昨日发布了一条微博,疑似是对快播破产清算事件的回应。

缺钱的不止乐视。曾与快播形成双雄格局的暴风影音几经艰辛终于在2015年上市,完成了从播放器到互联网视频业务的转型。然而暴风集团财报显示,在2016年及2017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均为净流出状态,分别为-1.76亿元、-4.93亿元。而在暴风集团交出的2018年上半年成绩单中,净利润亏损1.06亿,同比下降775%。同时,半年报显示,暴风集团的流动负债已达21.78亿元,流动资产为17.26亿元。流动性堪忧的同时,公司市值也大幅下降。截至9月6日,暴风集团市值约为45亿元,与顶峰时期400亿元市值相比缩水幅度惊人。  

图片 6

后生征战正酣

王欣的妻子随后也发布了一条微博,对该事件做了一个简单的说明。在微博中她表示:“公司所有的账户一直处于被冻结状态,所以不得已才通过这种方式来清偿债务……王欣执着的产品梦并未熄灭,相信他很快就能把更多的好产品带到大家的面前。”

在历经了一轮轮行业洗牌之后,优酷视频、爱奇艺、腾讯视频已完胜行业前辈,稳坐视频领域前三名。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6.09亿,较去年末增加3014万,占网民总体的76.0%。手机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到5.78亿,较去年末增加2929万,占手机网民的73.4%。  

的确,在今年2月7日王欣出狱的当晚,何小鹏与李学凌、姚劲波等一众昔日好友为他接风洗尘,何小鹏还在微博上庆祝王欣回归,并表示大家一起讨论了AI、视频、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坚信不久将来,江湖中会有王大师的下一段的传奇故事。”可以看出在狱中待了三年半的王欣,依然时刻关注着外界互联网的发展。

在数据中,最近三年多时间里,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三家始终牢牢占据着综合视频月活排行榜前三名,将其他同行远远甩在身后。  

图片 7

优酷背靠阿里系,爱奇艺的背后有百度,腾讯视频有腾讯系撑 腰。  

另据新京报记者报道,从工商信息系统查阅发现,由王欣控股的深圳云歌人工智能技术有限公司于今年2月26日成立,注册资本500万,法人代表是王欣妻子彭鹏,公司经营范围为互联网产品开发等。

得益于巨头的不断砸钱,在优质独家内容方面,三家视频网站都有不错的表现。在过去的一年多里,优酷推出了以《镇魂》、《军师联盟》、《烈火如歌》、《白夜追凶》为代表的众多精品头部剧,获得了不错的曝光量。  

在股权结构上,王欣持股比例高达91.5%,是公司最大股东;其他五位股东吴铭、戴科英、宋歌、何小鹏、王羽分别持股5%、1%、1%、1%和0.5%。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正在招聘与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技术相关的人员,表明王欣已经在区块链行业探索。

腾讯视频今年在内容端的成绩也不错,两档热门综艺《创造101》和《明日之子2》不论是人气还是口碑都处于暑期档节目的前列。电视剧方面,以《扶摇》、《沙海》和《如懿传》为代表的独播剧表现不俗,收获一定的话题度。  

曾高喊“技术无罪”的王欣,如今又投入到一个崭新的技术风口之中,对于他来说,未来仍有巨大的想象空间,对于我们来说,或许真的将看到一段新的传奇故事。

近年来,爱奇艺引进的《来自星星的你》、《太阳的后裔》、《和平饭店》和《谈判官》等剧均大热。今夏,爱奇艺独家播出的暑期热播剧《延禧攻略》于8月底完美收官,获得极高关注热度和耀眼的150亿流量。 

回答:

视频领域优爱腾三足鼎立已是不争的事实,行业内部整合重塑的态势也愈发清晰。  

在知识产权越严查的今天,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不错它曾带来很多快乐,但在政策层面上就知道走不久,不管是从内容上运营,还是产权运营上,快播都独掌难鸣.不要用什么我欠快播一个会员的话来说的,快播的倒闭有政策的影响,也有自身没有盈利点决定的.

今年8月11日,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联合六大影视制作公司发布《关于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的联合声明》。声明指出,将共同抵制艺人天价片酬现象,倡导成本用于制作,共同抵制偷逃税、阴阳合同等违法行为。  

无论怎样,视频行业早已不是曾经的模样。从当年的版权争夺,到近年来的大规模投资自制内容,再到如今的精细化运作,视频服务三剑客优爱腾既对抗,又联合,行业壁垒进一步强化。而对王欣等中途离场者来说,江湖或已远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