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创始人王欣出狱了,你最想对他说什么?

图片 25

问题:服完三年六个月有期徒刑后,2018年2月7日,快播创始人王欣出狱了。n2016年7月,海淀法院对快播涉黄案的庭审实行了网络直播,快播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万元;被告人王欣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去年11月20日午夜零点,快播创始人王欣的太太发布了一则微博,称其“快要出来重振雄风”了。

问题:快播创始人王欣出狱,快播还能崛起吗?

问题:

回答:

图片 1

回答:

回答:

图片 2

虽然后来王欣的太太为免节外生枝,删除了该微博,但王欣快要出狱的消息已不胫而走。

天才不在乎时代,

个人认为王老板可以东山再起,毕竟当时快播的技术,现在360在用,而且据说他当时的小公司都倒了,但是主公司还在,还有几个主力都还在等他,快播播放器也换了个马甲继续存在(去年还是前年,有报道过新快播播放器,就是他的团队做的),都说商人都是游走在法律边缘,只希望王老板重整旗鼓,再次用新的科技造福民众。

就在今天下午,知情人士透露,快播创始人王欣出狱了。

有网友推断,从2014年8月8日王欣在韩国被捕算起,假设他服满3年6个月刑期,那么王欣最晚将于2018年2月初重获自由。

在他们眼中,世界都是荒野。

回答:

图片 3

果不其然。

2018年2月7日,王欣出狱。

恭喜王欣,我们打家知道你在里面过的不好,希望你出来以后,不要再触碰国家的红线,知道你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也不要气馁,我相信你还会重新站起来,还会重新创业,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将来再把企业做大做强,服务于人民,造福于人民,本人对你非常期待,希望你能在为国家贡献你的一点点绵薄之力。

2014年,轰动一时的“快播涉黄案”曾将这个80后创业者推向风口浪尖。一审在法庭上宣称“技术无罪”的他,也在二审时低头认错。以技术为信仰让他走得飞快,却也削弱了他对于道德底线的感知。
图片 4

另一只靴子终于落地,据知情人士称,王欣已于昨日(2018-02-07)下午出狱,“刚洗完澡,理完发”。

图片 5

王欣出狱,先去做的就是洗澡和剪发。其实这种行为在民间是有说法的。洗澡是洗去过完灰色历史,剪头顾名思义就是从头再来的意思。以此可见,王欣出来后绝不会选择退隐山林。
图片 6

在恭喜王欣夫妻团聚的同时不禁感叹,曾经那个播放器的王者,何以落到这步田地。

姚劲波 王欣 何小鹏 李学凌

我想对王欣说:再次创业,并且从操视频行业,我还欠快播一个会员。

1

知名科技媒体《砍柴网》2018-02-08日发文:致快播王欣:1260天,整个江湖都在等你!

回答:

这一切都源于快播。

自2014年8月8日王欣被捕,尤其2016年年初那场庭审过后,互联网上对王欣的讨论就未曾停歇过。2014年末,快播王欣曾发过这样一句微博,“如果等待我的不是春天,那就让霜寒将我冻结”,2018年2月7日,王欣终于刑满释放,这个曾经眼光超群,技术超前的天才,终于等到了他的春天。

读者你好,本次阅读需要时间1分钟左右,如有相同想法的人可以评论、加好友,相互探讨,共同进步。点赞更有营养(⊙o⊙)哦。

图片 7

王欣已然成为一个汹涌的文化符号,即便他已不在江湖太久。

遵守国家政策是企业良好运行的基本要求

王欣被捕之后辩词的核心是“技术无罪”,但是谁都明白你的技术给大家带来了什么、给社会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必然成为众矢之的,其中最为重要的罪名是无版权、传播淫秽和色情。
而且当时的的快播没有丰富的版权作为支撑,难以与当时的各大视频网站抗衡,所以抱着侥幸的心理打擦边球,赢得了大批的活跃用户。所谓树大招风,你这么搞,你让其它的视频网站怎么存活,所以就是腾讯,没错就是它和乐视,状告了快播侵权自己的24部视频,所以快播就树倒猢狲散了。没办法,自己确实也不干净,还是应了那句老话“身正不怕影子斜”。自己干干净净的,“苍蝇不叮无缝蛋”啊。

虽然快播提供了一个优秀的视频播放平台,但是对平台的监管不力甚至是纵容导致了最终的败局。

快播,又叫“QVOD”、“Q播”,甚至还有一个“宅男神器”的爱称。

图片 8

审时度势

优酷、土豆等早期视频网站也是靠盗版起家,但是经过国家版权局的警告,他们成功的转型,洗白了自己。快播也被警告过,但是出于侥幸心理,还是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当准备转型时,却是已经晚了。所以啊,审时度势才能笑到最后。

还是祝福王欣,才30多岁,还有大把的好时光,东山再起,有何不可。

图片 9

回答:

就在昨天快播王欣出狱了,服完三年六个月有期徒刑后。
图片 10

王欣是80后,毕业于南京邮电大学,从1999年开始创业,2007年,27岁的王欣创办快播。之后运营七年。

2014年4月,因群众举报,警方对王欣的快播应用进行调查,并发现了他非法传播淫秽色情内容,涉案嫌疑人被逮捕,王欣在境外逃亡100余天后也落网。
图片 11

经过判决,快播的创始人王欣要服三年六个月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1000万元。王欣非法盈利,数额巨大,所以罚金对于我们常人来讲也是天文数字。

王欣出狱后微博就有他和别人的合影,看起来精神状态非常好。他的朋友也表示他们同王欣讨论了电子商务,王欣之后会有不错的发展前景。

应该说王欣不是个傻子,但是他把头脑用在了不该用的地方,因此也害了自己,不过他的精神状态良好,看来应该是痛改前非了。我想说的是违法的事不要做,早晚会自食其果。
图片 12

你怎么看待王欣呢?欢迎留言

欢迎关注头条号大眼大世界,讲历史镜当今,品事实明道理。

回答:

洗头革面,如果不是那么猴急,在喷点香水,好好做人!一个人的能力有限,尽自己的最大力量就好,欠了几年的,也不是一下就能还过来的,发挥你的特长,快播不行了,咱就慢着
点,俗话说得好:熟食的骆驼比马大,这么多人关注,你要加油哦!

回答:

那些年谢谢你的快播陪我度过我的青春年华,让我认识日本那些优秀的老师。那些老师让我从一个萌萌懂懂的少年变成一个男孩。感谢大岛老师,苍井空老师,波多老师陪伴我度过漫长岁月。

我欠你的会员,我找机会帮你还上的

这款软件在2010年前后真可谓红极一时,独领风骚。凭借其独有技术,在网络带宽不足的时代实现了视频秒播

在这位“盛大系里最好的产品经理”看来,使用快播观看淫秽视频只是用户自身的选择,快播提供的P2P技术是没有原罪的。即使是出席2016年1月第一次庭审时,王欣还在为技术布道。一番舌战后,他贡献了“约炮不能成就陌陌的今天,假货也不能成就淘宝的今天”等金句,以及“公司无罪,我无罪”的结论。这是属于产品经理的执着。很长时间里,他的微博简介里都这样写着:

快播由王欣于2007年推出。四年后(2011年),快播便凭借其优异的用户体验一举打败“暴风影音”成为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播放器

“能一辈子做产品是我最大的乐趣,做出的产品不管成功与否如果还能让一些网民喜爱,我就心满意足了。”

2012年9月,快播的安装量超过3亿,而此时中国网民数量仅为5.38亿。

快播确实是草莽视频时代用户体验最好的产品之一:打开速度快、方便用户剪辑视频。快播特别牛逼,是当时第一个把p2p技术玩到极致的公司。说通俗点,就是快播能让我们在看电影,同时静悄悄下载电影,网速不受影响,当时这种极致到爽翻的用户体验,只有快播能给我们。快播也是当时第一个把共享技术玩到极致的公司,是共享经济的鼻祖。

而如此成绩的得来,都是王欣带领快播团队真刀真枪杀出来的。

提起快播曾经的神话,到2014年时,快播用户达到5亿,而当年年底统计的中国网民数量是6.49亿,相当于80%的互联网用户都在用它。

王欣当初创立快播的时非常辛苦,住在一个仅有10多平的民房里不算,随着用户基数越来越大,服务器越租越多,连吃饭的钱都没了,一个朋友来探望他,为了招待朋友王欣只能砸了自己的存钱罐

图片 13

再后来,王欣甚至考虑过将自己倾注心血的快播廉价卖掉。据说,王欣曾经去找过某知名播放器品牌,希望以300万的价格卖给对方,但是该品牌不要,其负责人还嘲讽道:“你这个东西我们研发团队很快就可以做出来”。

很多时候,好的互联网产品往往出自单纯者之手,他们心无旁骛,只追求技术上的进阶。

正是这句话激励了王欣,他咬牙坚持了下去,才最终有了后来的快播。

王欣便是如此。他曾经在朋友圈里戏称“如果有一天我变成流氓,请告诉别人我曾纯真过”。

如果事情一直这样发展下去,上市成为妖股的也许就不是暴风,而是快播。

毋庸置疑,王欣对技术向来敏感。但让他跌倒的从来都不是技术本身,而是他对技术之外的世界的钝感。比如政策和风向。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早在快播出事前两年,视频领域讨伐盗版的战争已经打响,接到25万元的罚单后,2013年12月,作为快播的同类软件,百度影音就停止了相关服务,关闭了百度影音的P2P服务,王欣在观望中错过了自我拯救的最后窗口,直至2014年4月16日,快播才迟迟宣布关闭QVOD服务器,停止基于P2P的视频点播和下载。于是,当警察在2014年4月出现在深圳快播公司总部时,王欣依然以为这只是寻常的“版权危机”。但这一次举报者瞄准的却是色情——显然这是更严重的罪名。相比之下,同为技术男的张一鸣后来处理类似危机时就聪明温顺许多。在今日头条社会频道因为低俗问题被停更后,张一鸣的做法是迅速发布招聘启事,提供2000名内容审查员岗位,党员优先。

2

图片 14

快播是有原罪的。一曰“版权”,二曰“涉黄”。

距2014年4月22日,警察带人查封快播在深圳的总部之后,到现在已经超过三年半的时间。

先说版权。快播做的事情,放到现在就类似于你做了一个网站,把优酷、搜狐、爱奇艺的VIP收费视频下载到自己的服务器,然后开放给大众免费观看。

视频相关行业中,当年PC时代辉煌过的工具类软件大多已走向衰落或灭亡:

这事儿放到今天分分钟就被版权方告上法庭了,所幸快播早期大家对于版权的意识还很淡漠,遍地都是盗版网站,并且这种法不责众的局面一直持续了很多年。

以解码著称的暴风影音早已跌落主流梯队,依靠VR、电视才焕发第二春;PPS早在2013年就被爱奇艺收购,并与其合并;迅雷在屏蔽盗版视频资源后,业绩低迷,直至2015年后发展云计算业务,才算逐渐寻找到新增长点;最早扛起正版大旗的搜狐视频,沦为优雅的落后者;乐视的贾跃亭躲到美国不敢回来一言难尽。

可惜后来风气变了,2013年底,国家版权局认定快播公司构成盗版事实,开出25万元罚单,并责令“快播”停止侵权行为

无疑,王欣回归的2018,距离快播倒下已经隔了不止一个时代。

几十万的罚款对于快播来说当然不算什么,如果事情仅止于此,快播面临的顶多是业务发展的暂时停滞倒退,借此融资一笔打个漂亮的翻身仗或未可知,最不济也能像“迅雷看看”那样作价卖掉。

图片 15

然而最致命的还是第二项原罪“涉黄”。王欣就栽在这个上面。

但是,快播并没有如预想中消失。

2014年4月,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发布联合公告,决定自2014年4月中旬至11月,在全国范围内统一开展打击网上淫秽色情信息“扫黄打非净网2014”专项行动。

三年零六个月的刑期想把王欣磨平并不容易。有人说王欣这类人,偏执,笃定,外界很难真正对他们造成影响。这在2016年初那场震撼人心的庭审上就可见一斑。当时面容憔悴的王欣坐在被告席上,镇定的吐出“一个人如果带着偏见来看问题,他会产生无数的错误”,回答法官提问时甚至妙语连珠。这丝毫不像已经关押一年零五个月的人显现的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活动并非突然发起,而是长时间政策导向后收尾的结果,管理部门为国内互联网公司留足了缓冲期

已经与王欣会面的姚劲波在微博中表示,王欣现在可以一起讨论AI、区块链等新技术;这让人愈加相信,王欣回归的时间并不会太远了。

在此之前,迅雷早在2013年上市之前就把涉及版权和色情的“狗狗搜索”切割干净,并且加强了对其会员业务“离线下载”的非法资源过滤。

图片 16

反观快播仍然在盗版和涉黄的老路上狂奔。

当年和王欣一起起诉的高管,大多都在去年就出狱了。大半年过去,他们也还没有重新开始。有人期待王欣能把大家再集结起来,只要是王欣想做的事情大家都还会再在一起做事,他们坚信,王欣一定会比普通人更有可能再次成功。

2012年,快播推出不良信息举报系统,试图封杀不良内容来源,但是王欣也承认“这个模型本身有问题,无法从根本上去解决”。再后来干脆由于效果不佳去掉了这一功能。

回答:

现在想来,王欣对未来趋势的判断差到令人发指

从几个层面来说快播很难再有之前的风光,很难在崛起。

由于整改不力,快播成了本次净网行动的反面典型。

第一,快播原有的属性

我们知道王欣的快播是将P2P技术玩到了极致,也是一种网络共享模式的视频播放,突破带宽的限制,相当于集合众人的力量将视频缓冲更容易,流畅观看,但是这就引发了版权和涉黄的问题,王欣也是因此而入狱。所以,快播出来要崛起就要跟其他视频平台去竞争版权,需要花大量的资金去购买版权,在没有巨大的资本支持的前提下这无疑是没有办法获得成功的。图片 17

图片 18

第二,目前视频市场的格局

目前视频市场已经被几大视频平台所占领,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B站等等,B站也是困于版权和盈利的问题,市场份额也是越来越少,除了这些平台之外,就是自媒体的视频平台,由用户生产视频的内容平台,目前也是集中在几大自媒体平台。

图片 19

2014年4月,北京警方对快播公司网上传播淫秽色情信息一案进行了立案调查,并抓捕多名犯罪嫌疑人。

第三,王欣团队的问题

快播目前公司依然还在,但是团队已经四分五裂,能不能重组团队还是一个问题,新组建团队是需要一定的磨合期,在磨合期可能也会错失一些机会。

2014年5月30日,王欣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批准逮捕,但因王欣潜逃未能成功实施。

第四,放弃快播,重新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也许还能成功

快播曾经的投资人周鸿祎做了一个快视频,期初logo和快播很相似,很多网友也猜测,王欣会不会加盟快视频,来做自媒体短视频。或者目前比较火的区块链,王欣凭借自己在技术方面的积累,组建团队尝试区块链方面的项目也是可行的。

好的,有能力的始终不会甘于寂寞,总会在自己的领域里面做出一些出彩的事情,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了。

回答:

公安部次日便发布了红色通缉令,全球通缉。

图片 20 成功的路有很多 但绝不包括违法

2018年2月7日,快播创始人王欣出狱。

快播曾经迅速的火了起来,几乎我知道的身边朋友的计算机里面都会安装快播。快播的发展非常的迅速。快播也迅速的破灭了,因为传播淫秽制品,创始人王欣也因此入狱三年半。其实快播的迅速发展与破灭,都是因为能够传播淫秽制品。

图片 21
对于王欣来讲,他是一个聪明人,他成功的路有很多,到绝不包括违法。有人说,这是用户的选择,与王欣无关,但是我想说,既然开发了,运营了,就必须监管。

现在王欣出狱了,我还是相信,他还会成功的,未必会是快播。

一是有足够的能力。王欣作为一个曾经的互联网成功者,能够开发出好的软件,能够带出好的团队,现在我想依然可以。

二是有强大的资源。新闻都已经报出,王欣出狱当天,就有互联网大佬出面邀请,给他接风洗尘。可想而知,也是为了让他能够迅速振作,回归成功。

三是有广大的市场。现在的互联网市场需求是巨大的,也是互联网发展的最好时候。现在有成熟的技术,有稳定的机制,有正规的监管。

总之,我相信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曾经犯错不可怕,但要改掉错误,重头再来,还会成功的。

我是雨天521229,您的关注与点赞是对我最大的鼓励!

2014年8月7日,王欣在入境韩国济州岛时被扣,次日被移送中国警方

3

2016年1月7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了快播公司及主管人员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

那是国内历史上第一次直播审理一桩跟互联网相关的案件。2016年1月7日至8日,20个小时全程直播,4万人同时在线,100多万人次观看了视频

在庭审中,王欣称快播公司和其个人都不构成犯罪,并称快播的本意并不在传播淫秽视频,传播者是上传视频者,而公司也有相应的监管措施。

令人印象最深的可能要数王欣提出的“技术无罪论”了,他认为,技术是中立的,快播也是中立的,所以他和他的同事无罪。

然而事实却并没有那么简单,在被查扣的快播公司4台服务器中,北京市公安提取了25175个视频文件进行鉴定,最终认定其中属于淫秽视频的文件为21251个,涉黄视频占比达84%

技术确实是中立的,但是使用技术的人却有善恶之分。如果快播无罪,那么让这两万多个淫秽视频情何以堪?快播的行为,已经不是打打擦边球那么简单了,而是光明正大,明目张胆。

最终,王欣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

成也快播,败也快播,可叹可叹。

4

有媒体称,这3年里,王欣在监狱里一直看互联网领域的书。从其出狱当天的表现来看,应该所言非虚。

图片 22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发微博称,今天特别高兴王欣兄弟的回归,身体很好,思维完全和大家一起,兴致勃勃的一起讨论了AI,视频,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也听到了很多秘闻和往事,坚信不久将来,江湖中会有王大师的下一段的传奇故事。

图片 23

自左至右分别为姚劲波 王欣 何小鹏 李学凌

不愧是老互联网人,入狱三载,人脉犹在。

而他的妻子,也保住了快播公司。

图片 24

由图可见,王欣依旧是快播公司的大股东

3年多的时间,虽然快播公司目前只是一个空壳,但谁也不敢小觑了快播当初的用户量,王欣妻子的微博就有如下留言。

图片 25

留言称:

王总被抓时,我们还在学校,手无缚鸡之力。现在不同了,王总需要资金,我们五亿原快播用户必将鼎力相助,我们一直都在!

王欣够聪明,有能力,有经验,38岁的年纪在互联网也正值壮年,再加上几亿老用户的支持,他如果有意重回战场,到时候天翻地覆,风水轮转,或未可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