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什么力量 支撑那些年轻人顶着40℃高温排队买球鞋?

新浦京 12

  导语:曾几何时,当
adidas 刚推出 Confirmed App
的时候,网上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网友们纷纷表示能够轻松入手 YEEZY
的时代终于到来了。(来源:杜绍斐)

Text / VV

穿球鞋坐柏林地铁免票 年轻人搭帐篷排队抢鞋

《纽约时报》在新年第一周做了一期关于球鞋的特辑。他们采访了一些Sneaker
Con上的著名鞋头和买手,问了一些关于球鞋投资的问题。

新浦京 1

Editor / VV

德国首都柏林最近热销一款运动鞋,不仅专卖店门前有人连夜排队,黑市上也炒得“一鞋难求”,只因穿着这款限量版球鞋可在一年内免费乘坐柏林地铁。

Sneaker
Con是全世界最大的球鞋展会,也是所有鞋迷必打卡的地方,就相当于电子科技界的CES。

  这款 App 伴随着 adidas x Kanye West 当时最热门的球鞋 750
一起登场,随后的两年里,不管是陪跑还是喜提,这是官方提供购买 adidas
限量球鞋的便利途径。 

「致敬」这件事情在时尚圈,其实是一件见仁见智的事情。我们时常会看到一些撞脸的操作,但无非都是时装品牌、运动品牌之间的撞脸。但是当Versace
的球鞋设计师Salehe
Bembury拿出了一双带有彩虹元素的白色球鞋时,我们看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致敬」对象€€€€Apple。还记得去年,全球仅剩2双的Apple运动鞋被拿出来进行拍卖,而最后1.5万美元的高价也令人咋舌。想不到90年代时,苹果公司为自己员工推出的「工鞋」,如今却变成了收藏品。不过当我们顺藤摸瓜去看看Apple的Archive时,着实再一次被这个公司折服,当然不是因为那些动辄上万的手机,而是Apple的服装线。

为纪念柏林运输公司成立90周年,阿迪达斯公司推出500双限量版运动鞋,鞋舌上缝有价值730欧元(约合5761元人民币)的柏林地铁年票,每双鞋售价180欧元。

△Sneaker CON上排队入场的鞋迷

  但是最终所呈现的结果却并不尽人意,在经过短暂的三年运营之后,adidas
终于将要结束它的生命。

新奥门蒲京娱乐场,「工服诞生记」

虽然夜间温度已经低至零下,一些年轻人仍然在柏林的阿迪达斯专卖店前搭帐篷连夜排队,只为在16日商店一开门就买到这款限量版球鞋。一位名叫尼基塔:达申科的年轻人告诉路透社,自己逃课来排队买鞋。“已经有一个买家出价850欧元向我买这双鞋,”她说。

不过,相比CES来说,Sneaker
CON其实还是很小众的,行业外的人很少知道。《纽约时报》之所以要花大篇幅报道,是因为球鞋行业现在实在太赚钱了。

新浦京 2尚未在中国区开放使用的 adidas App

谁也不会想到一次普通的日本行

“这不是很酷吗?今年庆祝90岁生日的柏林运输公司成了时尚偶像,”该公司董事会主席西格丽德:尼库塔说。公司的推特官方帐号还半开玩笑地提醒大家,穿这双鞋乘坐地铁的乘客可不能把脚“架在对面座位上”。

举个例子,下面照片里这个男孩,叫做Benjamin Kapelushnik

  说是三年,其实这款 App 大概只被使用了两年,从去年下半段开始,adidas
大部分的限量球鞋发售都转战到了微信公众号上面,国外则是使用 adidas
App,Confirmed 早已名存实亡,在挣扎了一年之后才退出了舞台。

却造就了Steve Jobs后来几十年如一日的经典穿着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他今年刚18岁,然而每年靠倒卖球鞋就能进账上百万元。

新浦京 3繁杂的购鞋步骤

故事还要从80年代初期讲起,Steve
Jobs去到日本参观SONY公司的总部,他发现SONY的员工们都穿着由公司配发的员工制服,于是他向时任SONY总裁盛田昭夫「请教」这一企业文化。盛田昭夫告诉Steve
Jobs,在战后的日本,人们因为贫穷而买不起服装,很多企业便向员工发放工服。久而久之,这种制服文化便形成了,同时盛田昭夫认为,员工穿上印有自家Logo的服装,有利于为员工带来归属感和认同感。Steve
Jobs回来回忆道,“从那时我就决定要让Apple的员工也能够得到这种归属感。”

围在他身边的同龄男孩,都是想求合影的粉丝

  其实这款软件的消亡也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因为一直以来 Confirmed App
都饱受诟病,不管是从使用体验上还是中签几率上,都不太令人满意,还经历了许多风波。不光是
Confirmed,基本上当下市面大部分的购鞋 App、网站都存在着一定的缺陷。 

当时为SONY设计服装的设计师,是大名鼎鼎的三宅一生,他为SONY公司设计的是一种防撕裂的尼龙夹克。而Jobs也找到了三宅一生,希望他能够为Apple设计一款马甲。当Jobs带着几件Sample面向Apple公司的员工并希望他们能够穿上这些「工服」时,“我被从台上嘘了下来,人人都觉得这个点子简直烂透了”。后来Jobs只好找三宅一生为自己设计一身适合工作时穿着的服装,而当他看到三宅一生设计的高领衫时,立刻就被这些服装打动,在今后的几十年里,我们才能看到Jobs树立起的这一经典造型搭配。所以Apple公司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件服装单品,是三宅一生为Jobs设计的高领衫。

Benjamin Kapelushnik在鞋圈的艺名叫做Benjamin
Kickz。从13岁开始倒卖球鞋,到现在已经有五年时间。

新浦京 4

连童装都包含在内的The Apple Collection服装

我们都知道明星们会有造型师,负责帮他们借衣服,而Benjamin
Kickz的职业就是负责帮名人和明星们搜罗那些既难买又很特别的球鞋。

新浦京 5

直到Jobs离开Apple后的1986年,Apple的第一个服装系列才正式诞生,也有很多人认为这一套服装单品与Jobs并没有太大关系,因为这套名为The
Apple
Collection的服装系列,与Jobs平日里黑高领衫加牛仔裤的搭配风格有着很大的差异。在这套The
Apple Collection中,尽是Oversized的T恤,彩色的卫衣和带有彩虹Apple
Logo的弯檐帽。同时,在个系列中,除了成人的服装,更是有童装,甚至有你想能到的任何配件。要知道,在1986年,在生产服装的同时也做包括生活用品的「配件」的公司,可是少之甚少。如今Z世代的「Fuccboi」们为了Supreme这样的街头品牌们推出的配件抢破了头,可是回头想想,Apple才是这样做的鼻祖啊。试想如果Apple如今还能够每一季延续这样的服装线,并且再相应地推出些配件,可能「潮流界」就真的没有「Supreme们」什么事了。

△Benjamin Kickz和DJ Khaled

  在这个红圈外的朋友,叫个‘闪送’服务把手机送进去按一下再送回来也许比较方便…

如今想想「Supreme们」推出的配件产品

一个18岁的普通人是怎么能做到这点的呢?这还要从他小时候说起。

  例如这样的地区限制,当时在英国农村里的我,每个月为了抽一次 YEEZY
都要坐两个小时的火车前往伦敦,陪跑之后又坐车回来…

是不是也不过如此?

Benjamin有个爱买球鞋的妈,于是从小时候开始,他在学校里就走在了流行的前面。

  相信很多朋友都有过和我一样的经历,坐车到北京、上海只为按个按钮…而且每次发售一双新鞋还要更新一次,可见要修复的
Bug 也是不少。

新浦京,然而这样的服装在当时却遭受了世人的嘲讽,看来当时的电子行业或许或多或少地小瞧了刚刚涉足「时尚产业」的Apple。不过事实证明这样的设计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的,上文提到的白色球鞋在2017年拍出了1.5万美金的高价便是最好的佐证。同时如果我们认真去审视这个The
Apple
Collection中的服装,每一件的设计在现在看来都透露着一份雅致,大Logo、Slogan型的话语、撞色的服装,在现今看来也是搭配性能极佳的单品。

在7年级的时候,有个同学看上了他的一双球鞋,要以高价买入。于是,他发现自己转手以后就得到了不止一双球鞋的钱。

新浦京 6看得我回忆起了噩梦般的经历

「时尚界新巨头」

这之后,他开始读球鞋杂志,来学习哪些鞋正当红,哪些有红的潜质。而那些球鞋他每次都买两双,一双自己穿,一双再卖出去,用来补贴零花钱,买更多的鞋。

  另一件最被大众所熟知的事情就是国内有黄牛凭借 Confirmed App
的漏洞一口气抢了 80 多双 350 V2 然后被现场围殴,人称
‘血斑马’的事件,也在中国球鞋史上也留下了浓厚的一笔。

早在80年代「苹果表」的概念就已经出现了

2013年,他花400美元抢到了一双限量发售的LeBron X
MVPs,结果没过多久,一个高年级的朋友,要花上千美元求购他手里这双鞋。

新浦京 7

现在,随便你去问身边任何一个人对Apple的理解,相信所有人的回答都会围绕着电子、科技展开。难道Apple在时尚领域的探索真的停滞不前了?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不信你去看看所谓「时尚人士」们在电子产品上的选择,如果这还不够直观,看看Apple
Watch的发展历程。

△LeBron X MVPs

  不光是 Confirmed , Nike SNKRS App
同样存在很多问题,街访中很多朋友都碰到了 SNKRS 无法登陆、要抽的鞋子
‘凭空消失’、中签却打不开页面、付不了账之类的 Bug。

colette:创始人colette: 创始人Sarah Andelman

再后来,他就不再满足只在同学中间做生意了。

  不过最令人感到可怕的是,SNKRS 会在陪跑过后,从手机短信、App
和邮件上全方位、接二连三地发送消息提醒你:发售结束,谢谢参与… 

老佛爷Karl Lagerfeld

他开始花钱雇同学去鞋店排队抢各种限量版,接着再在网上转卖。不过,如果故事到这里结束,那顶多算个成功的黄牛。

  虽然在线发售的方式确实存在着各种问题,不过鉴于安全问题,这样的发售依然成了如今品牌方最推崇的一种形式。 

《VOGUE》主编Anna Wintour

再然后,Benjamin又开始去接触鞋店的店员,还通过Sneaker
CON之类的展会不断拓展鞋圈名人的资源,认识品牌内部的人。后来,他在圈内越来越红,甚至有些明星也开始找上门来买鞋。

  所以我们今天准备讨论的话题‘在线抽签是否能替代先到先得的方式’就这样盖棺定论了吗?没那么简单。 

Apple设计师Jonathan Ive

△Ben给Travis Scott送Air Jordan 1 Retro OG

新浦京 8

工业设计师Marc Newson

前年他16岁时,就已经赚到了人生第一个一百万美刀。

新浦京 9

看看2014年Apple
Watch发布时,Apple找来了多少时尚媒体来参加他们的发布会。显然Apple认为这些时尚媒体的读者,会是Apple
Watch潜在的用户。当Apple开始想在欧洲推广Apple
Watch时,将首站放到了时尚之都巴黎的潮流名所colette:。

在这一行,排场非常重要。Benjamin现在动不动就晒自己和跑车的合影

  在线抽签固然有好处,像上面说到的一样,只需要坐在家里面轻轻一点就可以有机会买到自己心仪的鞋子,符合现代便捷的需求,也避免了冲突的发生,但是从球鞋文化的发展上来看,线上抽签还是很难提供一种体验:亲身参与的感受。 

如今时尚、潮流产业呼风唤雨的人们

平时出门,甚至已经开始租私人飞机

  在球鞋文化蓬勃发展的这些年里面,排队早就已经成为了这个文化的一部分,特别是在以前那个社交媒体还没有那么发达的年代,排队就是球鞋迷们最好的社交方式。

几乎都在这里了

他说自己的下一步目标是去读MBA,顺便再开一家店。

  只有在排队的时候,才能够碰到如此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时尚媒体
Highsnobiety 的执行总裁 David Fischer
曾表示:‘当两个年轻人穿着同一款限量球鞋时,你就知道他们之中会有很多相同点
—— 相同的音乐、艺术、时尚爱好。’

平时关注潮流资讯的朋友可以自习回想下,在这些打通了人脉和市场以后的日子里,Apple推出了多少与潮流、时尚界的合作:Hermes、Nike、fragment
design、sacai、Head Porter…

先抛开嫉妒不说,问题是,为什么卖球鞋就能赚上那么多钱呢?

新浦京 10

不仅如此,Apple所拉拢的时尚人士如果统计起来,也是让人咋舌。除去各位媒体界的主编们,一场Apple发布会上吸引来的名人们的名字加在一起,就足够让人震撼了。从
2013 年开始,Apple找来了 Saint Laurent 前 CEO Paul Deneve 、Levi’s
高级副总裁 EnriqueAtienza、BURBERRY 前 CEO Angela Ahrendts 、 TAG Heuer
前全球销售副总裁 PatrickPruniaux
等时尚界大人物。试想,如果Apple只是潜心搞电子科技,要这些时尚界大佬们做什么?Apple首席设计师
Jony Ive
都已经向外界承认,Apple是在有意地想要向时尚界进军。所以当Apple坐拥这些时尚领域的大佬时,我们对于Apple的未来,便更是期待满满了。

答案当然是因为他卖的不是普通球鞋,而这些鞋又并不好买。

  如果你有去过 Supreme 或者 PALACE
的发售现场,你会发现有的人不是来买东西的,他们会在队伍的外面走来走去,和这个人聊聊天、那个人唠唠嗑、站在店门口和保安交流一下,当你买完出来,可能还会问问你买了什么,夸赞一下。这种过程可说是街头潮流文化最吸引人的地方,正因为人们的参与,才能形成出社群文化的形态。 

Apple Park Visitor Center中贩卖的纪念品

关注潮牌的人可能知道,吴亦凡去年上过一次Complex杂志的球鞋节目《Sneaker
Shopping》

  虽然说在当下的环境里,黄牛成为了排队的主力军,基本上排在后面的爱好者是机会渺茫,但如果愿意付出一点时间和精力,相信还是有希望的。

时至2018年,你还能够Apple Park Visitor
Center中买到一些来自于Apple的服装「纪念品」,如果你足够细心,一定能够在这些T恤和托特包中找到The
Apple
Collection上的细节和理念。以上种种消息都表明,Apple是有「收复失地」的决心和考虑的。

在节目里,他在著名鞋店Stadium
Goods里只买了四双球鞋,一共就花了4万4千多人民币

  大艺术家 Andy Warhol
也曾对排队买电影票作出过一番评论:‘正是因为有进不去的可能性才让人激动,而买到票后等着进去是最激动的。’ 这个比喻也能很好地形容出街头潮流文化的其中一种魅力。

「Apple 狂想曲」

清单里面有一双叫做Galaxy的鞋,这几年球鞋炒到天价的风气,就是被这双鞋带起来的。

新浦京 11

Apple Gift Catalog

2012年,Nike为了纪念NBA全明星赛,发售了印着银河星云图案的Nike Air
Foamposite
One,名为Galaxy。定的售卖规则是,不在线上卖,只在线下限量发售。

  年初,我们在制作长乐路纪录片‘风貌保护街’时,前 ACU 主理人 Tom
就曾表示至今为止他都觉得先到先得是比较公平的发售方式。

当然,Apple想要踏足时尚圈,当然还面临着一些挑战。如果想要成功在时尚圈站稳脚跟,解决好这一系列问题将会为Apple打下坚实基础。同时,如果Apple真的愿意拓展自己的业务,在此我们不妨先来结合上述的这些既成事实畅想一下如果Apple能够真正意义上成功进军时尚圈,会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Nike Air Foamposite One “Galaxy”

  很实际的一点是,先来后到始终是一种可以量化作比较的付出,谁付出更多,谁的机会就更大。 

『转化自身用户群体』

这双鞋发售以后,鞋迷们都疯了似地想买,很快就被求购的人炒上了天价。当年,有人在Ebay拍卖版块转卖这双鞋时,甚至有买家在底下留言:

  还有一种感觉就是大家来排队是可以结交到朋友的,这可以成为一种享受的过程,尽管你买不到鞋子,但你可以认识隔壁志同道合的朋友,面对面一起交流,甚至用你的鞋子去交换别人的鞋子。

80年代时Apple的「办公用品」

“我立刻把我家汽车加满油给你送过去,只求一双US10码半的Galaxy。。。”

  这仿佛是球鞋社群文化形成的一个必然过程。虽然出于安全隐患的考虑,网络确实能够有效避免一些暴力冲突,要是出于对促进文化发展而发挥的作用来讲,亲身参与这种关乎体验的东西似乎还是难以替代。不管网络再怎么方便,也无法超越人的真实感受,这可能就是在线抽签目前甚至是永远的软肋。 

Apple的消费群体与许多时尚潮流品牌、运动品牌的消费者是有很大程度上年龄的重叠的,2017年,中国最大的手机零售平台京东发布了以“2009-2017
果然精彩”为主题的京东平台iPhone大数据报告,该报告涵盖了近十年京东销售的iPhone数据,数据表明26-35岁消费者为在京东平台购买iPhone的主力军,而16-25岁人群的占比也一路飙升,截止2017年,这两组人群的总占比已经高达31%,同时,这两个年龄段的人群,也是最容易消费运动装备、时尚潮流服装的。在这一方面,Apple可以有效地利用自身现有的平台对自己的服装产品进行推广,便能够轻松地让Apple电子产品的使用者了解到Apple的新业务€€€€服装、球鞋。

四万人民币对于名人和明星们来说,当然不算什么。但换回的球鞋,对他们来说,可是比名牌包要酷得多。

  为什么以前的鞋子会显得特别珍贵?是因为以前发得少、频率也低吗?这个答案我不否认,但也许并不完整。更多的价值,会体现在这件事和物被人赋予了一个什么样的情感,这份情感又能沉淀为一份值得回味的经历,成为和别人交流的谈资。

同时,还有一个对于Apple的利好消息是,报告表明,70%购买Apple产品的消费者,复购的周期是2-18个月,这就说明,大多数的消费者会非常重视产品带来的新鲜感,新品的上市更加能够刺激消费。所以如果Apple按照消费者的复购周期来制定自己服装、球鞋的发售策略和周期,会更大程度上吸引消费者购买。

因为在如今,限量版球鞋,发售时基本都采用抽签或排队的方式才能买到,买到就是荣耀。

新浦京 12

『多元化定位』

玩过股票的人可能会发现,球鞋市场现在其实也和股票市场差不了多少。只不过,如果你有幸能买到一些非常稀有的限量版球鞋,则可能意味着比中签的新股还要赚。

  如果缺少了这些部分,其实我们从头到尾谈的球鞋文化就只有一堆冷冰冰的价目数字而已,对吧? 

1986年的Apple

比如,香奈儿在去年年末和Adidas、Pharrell
Williams合作了一个三方联名款球鞋。鞋的样子很普通,就长这样

  如今的网络发售方式很大程度上压缩掉了这样的体验过程,面对一双鞋子的发售,没了亲身的体验、没了结账时的期待、没了和别人的交流,一个喷嚏的时间就完成了整个过程。

针对不同阶层的用户定位设计了不同风格的服装

因为这双球鞋当时只在Colette的香奈儿POP
UP店里发售,而且一共只有500双,发售价折合人民币7500。转售价立刻就飙到了人民币13万。

  买到固然开心,买不到就连一份参与感都拿不到,最后这演变成了一个越来越麻木的陪跑动作,这又是不是一个该修复的
Bug 呢?值得三思。

既然是生意,就不会避免竞争。在Apple这个电子巨头正式踏入时尚圈之前,如何告诉消费者自己的卖点,也显得尤为重要。毕竟现在T恤和托特包只能够作为周边产品进行贩卖,当Apple想要真正站稳的时候,如果还是只售卖普通的服装,那便失去了自己的竞争力。所以告诉消费者自己的卖点和与众不同之处,就成为了及其重要的一个步骤。

而“如果说球鞋是股票,那Supreme就像是比特币了。”Sneaker
CON上一个纽约高中生对记者说,他现在仅仅靠在学校里倒卖Supreme的贴纸,就已经赚了1000多美刀。

同时,找准自己的定位也尤为重要。这一点,在电子产品上,Apple就已经做到了为不同的人群制定不同档次的产品。许多运动、服装品牌也在推出自己的支线。如果Apple能够将自己的服装、球鞋品牌分成不同的产品线,用高端产品和快销产品等不同定位的服装,便能够满足不同购买力的消费者的需求。这样做的另外一个好处是,能够保证自己高端产品的品质和质量的同时,快销线产品结合当下潮流热点,做出迅速的市场反应,以价格和速度,也能够与传统的服装品牌进行竞争。

总之,对于这个疯狂的市场来说,规则已经越来越混乱,很多人都在被潮流牵着走。

『可穿戴设备开发』

△标准的全身爆款装扮

依旧难以与Apple Watch分庭抗礼的

不过,对于那些真心喜欢球鞋的人来说,这其实还是个很单纯的世界,完全靠价值来判断。

TAG Heuer Connected

附上这次《纽约时报》采访的大部分内容,可以帮助我们非常快速地了解球鞋圈的玩法,也很适合球鞋新手入门:

其实可穿戴设备已经是一个在现在已经相对成熟的领域,可穿戴设备不仅仅是硬件设备,更是通过软件支持以及数据交互、云端交互来实现强大的功能,如今的可穿戴设备,已经开始对我们的生活、感知带来很大的转变。早年间Nike和adidas相继推出Nike
Plus和Mi平台,目的便是收集运动者在运动过程中的数据,并且用这些数据为人们带来更好的运动体验和表现。如今对Apple这一科技巨头来说,技术上的支持绝对不是难事,而且对于一再强调外观的Apple来说,软件和硬件的体验势必也是其设备的一大卖点。

Mubi Ali

目前,Apple Watch已经成为了市场上最为畅销的可穿戴设备,上个季度,Apple
Watch的出货量达到了470万部,不仅如此,LVMH旗下的腕表品牌Tag
Heuer近年来也开始开发智能手表产品,这就说明Apple在可穿戴设备开发这一领域已经让时尚界开始展开对策,但是在市场的反响上来看,Apple还是更胜一筹。如若能够在自己的其他服装产品上加入相应的资源,Apple就还能够在这一方面的市场上占据龙头地位。

著名鞋店Sneakersnstuff的买手

『关于iTunes的合作』

Q:你一般怎么判断什么球鞋会火?

运动品牌拉来顶尖的运动员们的代言是一件合情合理的事情,而如今运动品牌更是非常注重非运动员例如歌手、演艺明星对于自己品牌的影响。有了名人带货和粉丝效应,从来不会发愁卖产品。当iTunes榜单愈发成为各大歌手、粉丝注重的「战场」时,Apple如果能够合理地整合这些来自iTunes的资源,按照季度或月份与榜首的歌手进行合作,推出联名单品,甚至是演唱会周边产品,一定会在这方面得到可观的收益。还记得Apple
Music代言人Taylor
Swift在广告中跑步机上摔出的那一跤吗,Apple的播放量在这之后多出了325%,而iTunes上的购买量也增长了4倍。看看Justin
Bieber、Kanye West、Travis Scott、The
Weeknd近些年的演唱会周边销量,如果Apple能够谈得拢这些人,一定能够带来可观的收入。

A:现在趋势变得太快了,其实很难预测。比如,你自己认为一双鞋设计很酷,赌它一定会火,但可能几个月一过,孩子们就看烦了。不过,如果一个球鞋品牌财力雄厚,一直在背后砸钱炒作,那它就会赢。所以,展望2018年的时候,我们推测且希望Nike会火,因为前几年它发力都不够,而Adidas已经砸了很多钱,而且都红了好几年了。

iTunes
Festival这一重要的音乐盛世在每年也都能够吸引无数的乐迷们,每年的iTunes
Festival便也成为了一个重大的商机,在音乐节期间,Apple亦能够以iTunes
Festival为主题推出一系列演出周边服装甚至是粉丝定制服务,这样的策略不仅仅能够将拉来更多的音乐迷们,同时也能够为自己原本的消费者制造新鲜感。

△前几天Nike官网刚在中国抽签发售Nike X off-White系列

『继续拉拢时尚界的关系』

Q:你一般怎么分辨某个货源是真鞋还是假鞋?

《Holiday-Share Your Gifts》

A:有很多判断标准。比如,鞋盒,以及鞋盒上的标签,鞋舌上的鞋标等等。但最重要的,我们看库存。比如一双鞋发行量其实非常少,但某个卖家一下就能拿到十几双,那我们就会判断他的货源很可疑。

还没看的朋友可以去补课了

Q:对于买限量版鞋子,你有什么建议?

当「带货」一词被创造出来时,就注定了粉丝经济的如今的重要性。凭借如今Apple已有的时尚资源,已经能够在很多时候为自己创造出不俗的销量了。虽然联名一词在如今或多或少有些泛滥,但是如果Apple可以适时地与自己交好的大人物们合作推出联名产品,便能够保持住自己在时尚界的热度,在时尚界站稳脚跟。在过去,我们已经看到了Apple
Watch联袂了无数在时尚、潮流界影响力深厚的品牌,与Nike连续性的合作更是将这种理念根深蒂固地传递给了受众。如今,Apple也是时候在其他的领域推出一些让消费者们眼前一亮的单品了。

A:最主要还是抽签和自己排队吧。也可以试试去Sneaker
CON这种展会,买别的藏家转卖的鞋。如果实在碰到自己真心喜欢的,就买吧,就把它当做投资了。

在最近Apple释出的今年圣诞节假日广告《Holiday-Share Your
Gifts》中,相信眼尖的朋友已经注意到了动画中Mac Book上鲜艳的Supreme Box
Logo了。虽然很多用户都有将贴纸贴在电脑上的习惯,但是这一次操作,还是让人不难不想难道Apple真的要在潮流这方面展开新的大动作了。相信如果这个合作真的能够被双方共同呈现出来,以Supreme的影响力看来,Apple的服装产品「出道即巅峰」也不是不可能了。

Yu Ming Wu

『发布会上做文章』

Sneaker CON的联合创始人,Stadium Goods鞋店的联合创始人

或许未来的某一次Apple发布会

Q:你最多愿意为一双球鞋花上多少钱?

就要有模特拎着这样时髦的包袋走秀了

A:“最近我正在犹豫要不要买一双会自己绑鞋带的Nike Air
Mags,就是《回到未来》里那双,去年刚发行。目前它们的行价是23000美元到60000美元一双。”

相信有很多「果粉」们都会关注Apple每年新产品的发布会。本来Apple的发布会就是一个万众瞩目的大IP,再加上近年来时尚媒体、时尚人士都成为了Apple发布会上的座上宾,更多的潮流人士也将目标投向了Apple的发布会。如果Apple将自己的新球鞋、服装拿到新电子产品发布会上,以走秀的方式呈现,本就人气颇高的Apple的发布会能够为这些服装产品的曝光带来巨大的流量,同时,连为秀做宣传的预算都省下了。

尽管贵,但是和电影里效果还是差很多。电影里是这样,全自动

在今年2月的Apple股东大会上,Tim
Cook提出了要「传递好交接棒」的重要问题,并将Apple现任零售高级副总裁Angela
Ahrendts推到了大众视野。对于Apple下一任掌门人,外界普遍看好的人选是Angela
Ahrendts,她是目前Apple管理层唯一一位女性,同时,值得注意的一点是,Angela
Ahrendts的老东家,正是时装品牌Burberry,而在此之前,她还就职过Warnaco、DKNY、Kate
Spade和Liz Claiborne等时装品牌。所以如果Apple未来真的被交付到Angela
Ahrendts手中,以她对于时尚的理解和过去在Burberry积攒下的经验和人脉,或许在Apple发布会上看秀可能只会是最基本操作,搞不好在未来的某一天,你在巴黎时装周的主日程上也能够看到Apple的名字。

现实生活中的Auto Lacing Air
Mags其实只能半自动然而,还要花上一辆车的价钱。

『以经典元素为渗透』

Q:据说你自己也有花很久也买不到的球鞋,是哪双?

The Apple Collection将经典Apple元素用到极致

A:Nike Air Max
1s的Amsterdam配色,2002-2003年的版本,我花了9-10年去找这双鞋。因为我一直拒绝付高价,但去年我自己打破了承诺,最后还是花了1500美元才买到这双鞋。

要抓住消费者的心,自然要拿出最得人心的设计。在中国用户开始接触Apple产品的这些年里,Apple已经逐渐成为了消费者们心中一个经典的大「IP」。近些年来各大品牌开始在Logo上下功夫,将自己最为经典的品牌形象作为设计元素放进自家的产品,而Apple本身的苹果Logo在早前的The
Apple
Collection中也被填充上彩虹的涂装。如今如果Apple若向进军服装、球鞋领域,将自身的Logo作为设计元素,一定也会引来一众「果粉」的欢迎。同时,为自家经典的电子产品推出Photo
Tee,亦能够在抓住服装市场的同时,再一次为本身主打的电子做出高效率的推广。每每IOS系统更新,emoji都会成为一大部分用户更新的重要原因,而Vetements、COMME
des
GAR€€ONS这些人气品牌,都曾以emoji为设计灵感推出单品,事实证明当这些屏幕里的emoji跳出手机,也有着相当大的消费群体。如果Apple能够专门为像是emoji这一类属于Apple的经典元素开发出一个服装、球鞋系列,相信还是有很多「果粉」愿意支持的。

Q:你一般怎么保养那些昂贵的球鞋?

『让衣服会说话』

A:“我有时会用聚酯薄膜袋来装我的鞋。这是漫画收藏家经常用的一种袋子,可以用来隔绝空气里的酸性成分,防止漫画书的纸质变黄。我也会经常把鞋垫拿出来用漂白剂或者白醋洗一下。我发现很多爱买球鞋的人都不洗鞋垫,这个习惯真的很要命。”

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像笔者一样,在无聊时会与Siri聊一会儿天。如果Siri被放进衣服或球鞋,这一强大的功能便可以为穿着者在生活在带来诸多便利。要知道,除了打电话、发短信、问天气、设闹钟,Siri还有着相当大的功能,紧急求助、查找Air
Pods、设定系统、语音翻译等等能够使我们的生活更加便利的功能。2017年,「巨石强森」出镜了一部关于Siri的电影€€€€《The
ROCKxSIRI Dominate the
Day》,这部影片延续了好莱坞式的疯狂和夸张,同时也展现出Siri的强大功能,在片中一直手持iPhone的The
Rock称Siri是与他合作的最伟大的明星。回头想想网络上关于Siri的那些MEMES,Siri这项改变了手机行业的功能,所具备的影响力早已经超过了这项功能本身。如若未来Apple能够让我们穿上「会说话」的衣服或者球鞋,也将会成为服装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创举。

三、Ariana Peters

相信许多影迷们在观看Marvel系列电影的时候,都会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够拥有一个像钢铁侠的Jarvis一样的智能AI管家,如果Apple真的能将Siri强大的功能与自家的服装、球鞋相结合,那么人人拥有Jarvis也将变成可能。

球鞋姐妹团the Chicks With Kicks的成员,拥有超过6000双的藏品。

『如何设计发售形式』

Q:你们一般怎么判断一双球鞋值不值得买?

「All Apple Everything」

A:“现在市场上泡沫很大,Kanye
West随便出一双球鞋,一堆孩子就跟着追,价格很快会被炒上去,接着过段时间就会降价。所以我们基本都不会买目前市场上被炒得特别火的款式,大多都投资长期保值的经典款。或者是试版鞋、稀有版本、绝版鞋之类的,比如,我们就收藏有一双Yeezy的样品鞋。”

现如今,发售形式已经成为了许许多多品牌非常看重的一个要点,吸引消费者的不仅仅是一个品牌的文化、优质的产品和背后引人入胜的故事,有一个好的发售机制,也能够非常大地影响购买者的消费体验。所以能否设计出抓人的购物体验、或者开发出让消费者喜欢的线上购物形式,会成为Apple服装、球鞋产品能否成功赢取消费者得关键因素。平日里我们购买Apple电子产品无非是网络途径和实体门店选购,在网路飞速发展的大环境下,许多消费者的购买方式日渐偏向于线上,然而线下的身临其境的购物体验则是线上无法提供的,Apple如果能够将线上线下进行有机的结合,便会为消费者提供出非常优质的消费体验。

△the Chicks With Kicks的6000双球鞋收藏

Apple的老朋友Nike如今已经开发出了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的新玩法,而AR、定位、线上游戏等等多项发售机制也为消费者得购物体验增添了许多乐趣。相信对于作为科技巨头的Apple来说,开发出这样一系列技术和软件绝非难事。iPhone的诞生已经成为了改变手机行业的转折点,而对于未来Apple的服装、球鞋产品来说,好的发售机制绝对会成为产品本身外锦上添花的部分。

Q:所以你们的策略就是找一些稀有的球鞋,这样才可以保值吗。那你们目前拥有的最稀有的款式是什么?

看到这里,相信很多朋友已经和笔者一样对于Apple进军时尚圈的未来充满了憧憬。在过去的几十年里,Apple这样一家以创新和创意为本的公司,总是能够为这个世界带来属于自己的惊喜。1986年的The
Apple
Collection或许是当时Apple公司的一个小插曲,但是现在,当Apple已经坐拥了如此丰富的时尚资源后,我们很难不去推想未来Apple会在时尚界走多远。

我们拥有不少1985年版本的Air Jordan
1s。因为1985年是Jordan第一次发售的年份,承载了很多历史价值。我们收藏的Yeezy样品,也是市面上从没见过的颜色。

说不定你下一次在Apple店铺门前排队,就是为了一件衣服或是一双球鞋。

PS:吴亦凡在《Sneaker
Shopping》里也说,他最喜欢的其实就是1985年版本的Air Jordan
1s,还在Ebay上专门研究过。

「文中图片来自 Apple, Google」

Q:你们买球鞋时主要看什么?

A:那主要取决于是什么鞋。拿1985年版本的Air
Jordan举例,因为是Vintage,所以主要会看保养的成色,比如有没有变黄,有没有裂痕,如果是金属色,那就比较容易清洗干净,然而大部分球鞋随着年纪增长都会变黄。所以,如果有一双成色非常好没怎么变黄的85版本的Air
Jordan,那价钱可能就会飙到天价了。

Q:给点球鞋保养方面的Tips吧。

A:我们一般把球鞋放在空调房里,而且要严格控制房间里的湿度。如果是专门用来收藏的鞋,那最好少见光,多多少少都会变黄。

三、Benjamin Kickz

著名球鞋卖家 [email protected]

Q:对于哪些想入球鞋这行但还没什么头绪的人,有什么建议?

A:平时经常去一些类似Sneaker
CON或者潮流类的展会,找所有人要联系方式,接着通过询价的方式和他们联系,接着你就会收获一堆鞋圈的人脉。

Q:最近在收集什么鞋?

A:Nike SB。我在刚过去的Sneaker CON上卖掉一堆Nike
SB,虽然我知道它们过时有一段时间了,不过2018年也许要流行回来了。

Q:你自己买过最贵的一双鞋是什么?

A:我曾经花了14000美元买了一双Air Jordan的样品鞋。

Matthew Ting

Adidas N.Y.C.资深品牌市场经理

Q:对于保养球鞋,有没有什么建议?

A:我平时主要就是定期用抹布来擦球鞋,或者Jason
Markk有那种球鞋专用湿巾更方便,也可以在鞋上喷一层Crep
Protect防水喷雾。一个很重要的Tips是一定要定期清理鞋垫,经常拿出来通风,或者在阳光下晒一晒。

△左:Jason Markk球鞋湿巾;右:Crep Protect球鞋防水喷雾

Q:你怎么判断一双鞋会不会值得投资?

A:主要还是和市场供求有关。一般来说,发行量控制严格的单品就会有更多人想买。比如Yeezy
350,当然就是因为在市面上正品少,才让它有更多价值。

五、Antonio Linares

球鞋专业鉴定师,ins:@fake_education的幕后主理人

Q:你在鉴定球鞋的时候,第一看的是什么?

A:主要看的还是工艺、细节和材质。仿品一般都会尽可能用和正品一模一样的材质,但不同的是,它们用的很多都是边角料,造价要低很多,和正品有细微的差别。但我们最先看的往往还是走线,无论是一件帽衫,还是一双球鞋,走线都是最重要的。

△左:Nike X Off-White仿品;右:Nike X Off-White正品

Q:你觉得高仿和正品最大的差别在哪?

A:很多都会仿得和正品看上去大致一样,但最不像的地方几乎都是价签和鞋标。一般来说,仿品的字体和颜色基本上都是和正品不一样的。我举个例子,现在市面上仿货最多的就是椰子,我们拿到一双椰子,第一看走线,第二看整体的鞋楦鞋型,然后就会看鞋标上的字体,最后看鞋盒上的标签,就能大致判断出来了。

△左:Yeezy 350仿品;右:Yeezy 350正品

Q:在Ebay上,有些卖家拍的是真鞋,但会给你寄假鞋,你觉得有什么办法可以防止受骗。

A:我基本不用Ebay买鞋,这么说吧,我做这行的起因就是Ebay上的假鞋太多了。

Q:市场上仿货最多的鞋是什么?

A:仿货最多的不少是Adidas家的,什么椰子、NMD、Ultraboost之类。很多人只有买椰子这种贵鞋的时候才会费心证明自己买的是真货,完全不知道普通版本的NMD和Ultraboost假货更多。比如,你走进一家店里,看到一双180美元左右的普通NMD,你砍价到150美刀,感觉挺美吧,结果人家进价才60。

Amber Jackson

Flight Vintage的店主

Q:你怎么判断一件Vintage的单品是不是仿货?

A:Vintage球鞋市场很复杂,我一般会选择多学习历史,比如多看一些老的MTV,那个年代很多Rapper穿的球鞋都是现在市场上很红的款式。我也会经常上Ebay看一些个人买家转卖的球鞋,看多了就知道了。现在市面上Supreme的Vintage仿货特别多,所以买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看标签,你需要知道那个年代的标签什么样,走线也很重要。但最主要的是,你要知道品牌有没有出过那个颜色的单品,很多颜色都很蹊跷,是仿货的可能性就很大。

△1996年Supreme广告,当时还没人知道这个牌子之后会变成比特币级别的


最后,《纽约时报》给大家总结了几个可以“靠球鞋发家”的建议:

1、没事就多去鞋店结交朋友。

2、你爸妈的老球鞋不要扔,没准哪天就流行回来了,还能卖钱。

3、鞋一定要存在阴暗的角落,因为一双成色好的Vintage球鞋,价钱可以翻倍。

4、最关键的是,买鞋时要注意鞋标上的字体和走线。否则,其它都是白搭。

微博:@freshboy;

精品店:鲜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