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透下剧情

LZ已经基本脱离跑圈坑了,此文不出意外应该会停更。谢谢大家中肯的建议和有爱的交流,有缘下个圈子再见。

    从片头几百个策划名单就能推断出,这部《画皮2》绝不平庸。它不同于很多剧情乏味、过目即忘的国产片,它应该是一部爱情悬疑片。无数个“为什么”至今萦绕在我心间,实在难以解读,呼唤分析帝深入挖掘。
1、 黑头蜡嘴雀为什么要救小唯?
2、 天狼国和埃及是什么关系?
3、 天狼国是从什么渠道得知公主有特异功能的?
4、
天狼国为什么不直接派人去偷偷抓公主,而非要采取和亲这个麻烦、花钱、还需要层层审批的方式?
5、 寒冰地狱的武士们为什么再也没有现身追杀小唯?
6、 费翔是木乃伊还是伏地魔?
7、 天狼国的王子为毛一直挺着没死?
8、 天狼国的女王为毛必须要把弟弟救活,哭喊着把王位让给他?
9、 冯绍峰在本片中除了加快杨幂的死亡外,对敌人起了什么作用?
10、
天狼国大军压境,公主非不同意和亲,为毛要看到陈坤被打成猪头、中了一箭,我方胖纸死亡之后,马上就同意了?

雷·盖恩斯(道恩·强森 Dwayne Johnson
饰)正驱车前往旧金山,随着一声巨响,周围的树木与电线杆变得七扭八歪,紧急刹车查看状况的盖恩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公路被一条深不见底的裂隙截断,甚至错位,加油站被裂成两半隔着“峡谷”遥遥相对。随着这场超级地震毫无预
兆的来袭,整个城市浓烟滚滚、火光冲天,高楼大厦相继倒塌,到处都是惊慌失措的市民。更要命的是,如此强烈的地震,“摧枯拉朽”般粉碎了坚实的大坝,洪水如猛兽一般涌向已经水深火热的城市,“天崩地陷”的景象犹如“末日”已然来临……

原文:一段偶得的关于心形杯,1000杯的谈话录音,让我久久的陷入了沉思。。。。。。
前情提要:EDFC论坛心形杯事件。

14/1/3更新
大概12月初在PBS看到过一个Lauda采访,让他回忆在纽博格林撞车的前后。除了已经提到的自带上帝光环的车迷,那个让神父滚蛋的桥段也是真的。Lauda说,当时他的确是半死不活迷迷糊糊的,也看不见有人过来,就感觉到有人把手放在他肩膀上,还在念些什么。他一想坏了该不会是神父吧,心里呐喊“我还年轻我不想挂”,然后对神父说get
out(你没看错他真的没有说f打头的那个词)。

还有本片最后10分钟时我一直在思考的两个问题:
1、如果陈坤一开始就答应和公主好,不就没这些事了吗?
2、陈坤一开始自称因身份原因,打死也不肯跟公主好;在得知公主就是炮友后,他为毛就打死也要和公主好了?
   我忍受了1个半小时的鸟人、人妖、曙光女神之宽恕、银河星爆等等,电影刚散场,朋友就开始喋喋不休地说起了天狼语,让我头痛欲裂。。。。。

30年过去了 1984没有到来

……

乔治·奥威尔的书《1984》。

==============预告片version(已删除错误预测)============
这两天把Rush的几个预告片翻来覆去看。F1那点老料真是,放到现在来都是钻石梗,现在围场的相爱相杀戏码跟那时候一比简直就是战五渣,逼得我开日志。在期待正片和这篇日志预测的契合度的同时,也请大家默默给一帧一帧拉预告片拉到虚脱的LZ点个蜡烛。

来得是美丽新世界

1.Hunt和Lauda的相识
不得不说Ron
Howard这个常年拍伪传记片的家伙,不腐则已,一腐大概就能占据好莱坞导演同人男三甲。看看这台词:”Who’s
that?” “It’s Niki Lauda. He’s just been signed by Ferrari.” “Then he is
nobody.”
Hunt和Lauda在1971年开F3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最官方逼死同人的是,而且他们在伦敦的时候还曾经住过同一间公寓。看看风流汉子是怎么毁了纯情少年的贞洁(并没有)的,“有次Hunt为了在房舍中替自己的朋友举行生日派对,竟因此怂恿Lauda独自出外逛街,而Lauda在回顾时也指出Hunt身边的东西令人「脸红」,
并对Hunt与女伴「左拥右抱」的习惯,他说这正是Hunt的「专长」”。
好吧我错了,早说了不该低估爱抚一圈的狗男男们的。

阿道司·赫胥黎的书《Brave New
World》。

2.Hunt及其家属
Olivia Wilde姐姐在片里饰演Hunt的第一任妻子,Suzy Miller。
预告片里Miller和Hunt初见是在P房里。实际上Suzy是个退圈模特。她和Hunt是74年在西班牙的一个party上遇见的。(此处已证实)(所以之前一直在和伦敦小Niki同居么……)
Hunt在认识Miller的几个星期后就求婚了,很快便在74年10月份成婚,预告片中也有婚礼镜头,可惜现实似乎没有银幕上那么幸福,甚至可以用一团糟来形容。(具体婚礼逸事可参见)
1976年底,也就是Hunt和Miller结婚一年半后,Hunt就用一百万把自己老婆卖给Richard
Burton。其中的故事很复杂,在上面放链接的贴子中有详细阐述,看起来电影也没拍到那儿,不做考据。
Hunt的私生活极其混乱,具体也可看那贴。空姐梗在预告片里有出现,搂妹子什么的不用说,交过的女友更是数不胜数。记得当年要把Hunt搬上银幕的消息传出来以后,有亲友开玩笑说:“这片要是大陆引进,估计剪出来只剩片尾字幕了。”
还是在西班牙,1982年秋天Hunt遇到了他的第二任妻子,Sarah
Lomax。次年他们结婚并生育了两个孩子。1989年他们离婚,理由是Hunt承认和别的女人有染。
1989年,Hunt在Wimbledon(没错,他1982年就搬过来了,强烈怀疑是为了看网球)遇到了Helen
Dyson。这姑娘当时是个餐厅服务生,比亨特小18岁,因为怕父母反应过激一直瞒着家里偷偷和Hunt谈恋爱(真·纯情少女啊……)。虽然亨特遇见她的时候已经过了42岁生日,但她的确改变了Hunt许多。他开始戒烟戒酒,健康生活,甚至还养了一只鹦鹉(那只鹦鹉后来还得了啥啥鹦鹉大赛的冠军囧)。看起来Hunt在兜兜转转了大半辈子后终于要步入正轨了。
可是上天偏偏不许。1993年,就在Hunt向Dyson求婚成功的第二天,他死于心脏病突发。

许多三星爱好者步入了中年
他们谢顶
香港脚
低头看不见自己的脚尖
白天萎靡不振
夜晚生龙活虎
洗浴中心叉开的动物
ktv撕吼的胖子
重度麻将爱好者
四年一度为了别人翻跟头劈叉感动的痛哭流涕

3.Lauda及其家属
Lauda的第一任妻子叫Marlene,1975年也是在一party上认识的Lauda。(正片里说是在Clay
Regazzoni的趴体上,有待考证)而且,这位姐姐也是个退圈模特…………顿时觉得皮法这对“你找啥女人我也找啥女人”的桥段只能算致敬老前辈。
Marlene给Lauda的支持是不容忽视的,就和预告片里的镜头一样,Lauda在复出新闻发布会上特意感谢了她:(原话)”Marlene
must have been terrified by my face, but she only made me feel that I
was a great man and gave me the will to get well.”
预告片中有Lauda开车带Marlene出去兜风,因为开得慢而被Marlene调侃的一段,这个也是有渊源的。Marlene曾经形容过Lauda私下的驾车风格”slow,
safe and always with a seat belt”。
不过这场婚姻在经历过Lauda两个巅峰期以后走到了尽头。Lauda私底下脾气不好,生活没有计划。他在Salzburg的家中时,不是在车库、花园晃悠,就是逗狗,啥正经事业不干。Marlene拖着迟迟不和他离婚也是因为孩子的成长问题。他们的两个孩子现在都在从事和赛车有关的工作。一个是赛车手,Mathias
Lauda ,去年在开GT1,哥哥Lukas则是他的经济人。
这位F1历史上最伟大的车手之一新晋成了梅赛德斯的挂名主席,经常说些糊涂话,并且专注黑某芬兰车手一百年,出息。

靠着鸡米花轻易得来的金钱
我们义无反顾的跃入娱乐的汪洋大海

4.挥旗的镜头很明显,德国旗,1976年德国站纽博格林赛道,Lauda大撞车的那站。

“你担心我们痛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

5.预告片中,比赛前的阴云密布不仅仅是导演为了展现即将到来的灾难的隐喻,那天赛前纽博格林的确下了雨,而且在比赛中断断续续下着。

“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

6.在现实里,Lauda撞车以后又有两辆赛车撞上了他,分别是Harald
Ertl的Hesketh(Hunt的老东家)和Brett Lunger的Surtees。

“不,朋友!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

7.Hunt: “I feel responsible for what happened.”
Lauda: “You would, but watching you win those races when I was fighting
for my life, was equally responsible for getting me back in the car.”
虽然现实里这俩人都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但Hunt的确做了一些激励Lauda回到赛场的事。他在无法探病的情况下寄出过一个充满挑衅的电报给Lauda,促使他以奇迹般的速度回到赛场。

尼尔·波兹曼有本书《娱乐至死》(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

8.基本上所有下大雨的镜头,都毫无疑问是76年底收官的日本站。Lauda在正赛第二圈因为雨势太大,觉得不安全而退赛。

我们比30年前的他们看到过太多

9.现实里,Lauda复出后的76年剩下几站没有拿过一个分站赛冠军,尽管他在归来后的第一场就拿到了第四的好成绩。预告片里有他伤后车队工作人员把他抛起的庆祝镜头,这应该是76年倒数第二站美国大奖赛,只有那站Lauda以第三的名次上了领奖台。

我们看到过地狱与天堂的婚礼
战舰在猎户座肩旁熊熊燃烧

10.Hunt打人的镜头有两个。一个是把迈凯轮工作人员打到在地,一个是打Lauda。虽然Hunt是除了名的暴脾气,但在围场里打人什么的事还是不常发生的。前者确乎发生过,但那是1977年的事了,后者则无记录。倒是在F3的时候,Hunt在70年的水晶宫F3比赛里把试图在最后一圈超越他结果却发生碰撞致使两人都退赛的Dave
Morgan暴打了一顿。

出自电影《银翼猎手》。

11.预告片中Hunt说”I can beat this guy, trust
me”的对象应该是当时迈凯轮的经理Teddy
Mayer。虽然实际谁都不知道Hunt是否真的主动找过他,但的确他把Hunt签下的,以填补传奇车手Fittipaldi走后留下的空缺。

我们注视万丈光芒在天国之门的黑暗里闪耀
我们看到时间枯萎
锦衣夜行
驶过死者的骸骨

12.预告片中有Hunt光脚在地上拍打的镜头,Hunt在围场的时候经常这样,穿T恤牛仔裤并经常赤着脚参加各种有国际性企业老板主席,媒体高官出席的活动,这几乎算是他给人的标志性印象之一。

William Blake的诗,“They stumble all night over bones of the
dead。”(他们整夜在死人的骸骨上蹒跚前行)

13.1分29秒版第41秒锤哥的那个眼神,真·Hunt也有一张角度一样、构图一样的照片。就是这张照片让我觉得锤哥不会把Hunt演砸。

我们驾着疯狂通往智慧的圣殿
经卑污之路至糜欲城邦

14.预告片里Hunt在门外看Lauda的新发什么的也是大腐男的杜撰,真Hunt哪有时间去,泡妹子还来不及。

整句出自作者张承志的书《金牧场》,这位作者的背景很有意思。

以下纯关于现实。

经死亡之路至黄金牧地

15.LZ的心头好CP一直都是相爱相杀的类型,这对恰好中了命门。Hunt在夺得年度总冠军后说,“不论按哪条人文规则,我都不应该成为一位F1的世界冠军。”Lauda也在后来的场合里说过,“我的确一直在嫉妒他。”

确实有本史书叫《黄金牧地》(The Meadows of
Gold),作者是阿拉伯历史学家和地理学家Al-Mas’udi。

16.Lauda在很多年以后说起撞车那天早些时候发生的事。“在我出发前往纽伯格林去比赛之前,有位车迷要我在签名下面写上日期,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这可能是我的最后一场比赛了。”听起来和Senna大神在撞车身亡那天说的“我不想开了,我想去钓鱼”,格外相似。

我们不分昼夜的歌颂大屁股

17.说回Hunt。他生前送过他爸爸Wallis
Hunt一瓶1922年的红葡萄酒作为六十岁贺寿礼,他的朋友们在他的葬礼后分饮了这瓶酒。恐怕Hunt自己也没有想像过这样一幅图景,是非功过,尽在觥筹交错中诉说。

EDFC论坛的一个id。因为不混EDFC,感觉这篇里挺多东西是需要了解论坛掌故才能知道的……

18.Hunt在80年代经历过大的投资失败。有一回Lauda把Hunt约出来吃饭。Lauda这么形容那个时候的Hunt:“他自行车轮胎都没气了,我帮他买了份午饭,给了他点钱。但我告诉他要重新振作。要戒酒,还有其他那些习惯。”
后来Hunt的确开始慢慢恢复,给BBC当解说员让他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

他不是凡人
他是上帝与撒旦的双重使者
在乱世洒下wisdom
带领我们推开感知的大门
与众神裸体午餐

19.很久以后,有一位同样金发碧眼,同样酗酒成性,同样特立独行的赛车手发疯一样地崇拜他。他用James
Hunt的名字参加家乡的比赛,把James
Hunt的名字和画像印在头盔上,把大老板伯尼气得要命,觉得他在给这部电影做植入广告。他和James
Hunt一样,拥有一个虽然再没得过但传奇无比的世界冠军。

垮掉派William S. Burroughs的《裸体午餐》。

20.Hunt曾经说过,“这就是后面所发生的事情。因而我们没有像修道士那样生活。我们尽情享受生活。”
一世风流,理当如此。

黎明门前进行着一场trip

这篇东西LZ一开始只是打算做个轻松吐槽,没想到越写到后来越沉重。那年F1太多政治加持太多利益纷争,唯有他们在赛道上的鲜血和汗水才真实纯粹。
愿他们的历史永存。

Pink Floyd的歌名《The Piper at the Gates of
Dawn》(黎明门前的吹笛手)。
服用致幻剂的时候,会把这段幻觉旅途称为 trip。

参考资料:

是在天空和露西还有钻石

The Beatles的《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歌名隐喻着LSD,致幻剂。

是在永远的草莓地

The Beatles的《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

是在佩伯军士的寂寞之心俱乐部

The Beatles的专辑《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

是在漫长与崎岖的ROAD

既然大写了ROAD,我就当是《On The Road》的ROAD吧。

是在黄色潜水艇

The Beatles的专辑《Yellow Submarine》。

是在马桶上的顺新是在地坛

北京的地坛发生过什么么,应该不会和史铁生有关系……

贾宏声坚持住

贾宏声,1967.3.19—2010.7.05。这个事件请自行百度。

幸福是一杆热枪 mama

The Beatles的《Happiness is a Warm Gun》。

噎死
一特 IS

兰波 醉日逐舟 酒神与日神 **郝舫 **

1&2.兰波的诗《醉舟》。
3.哲学家尼采在《悲剧的诞生》中用过这酒神和太阳神做对比。
4.作者,写了一本关于摇滚的书《伤花怒放——摇滚的被缚与抗争》。

披头创世 黑色安息日电子葬礼

Black Sabbath,乐队名。

吹笛者 平克 syd 亨德里克斯

1.即《The Piper at the Gates of Dawn》这首歌名中的吹笛者。
2.Pink Floyd乐队。
3.Syd Barrett,Pink Floyd的主唱和吉他手。
4.Jimi
Hendrix,传奇吉他手。

乔普林,感恩而死

1.应该是Janis
Joplin。
2.Grateful
Dead,美国摇滚乐队。

在语言的丛林
我们隔着数十亿人呼喊
来冲淡与生俱来的孤独

威廉布雷克致敬

William Blake

莫里森致敬

Jim Morrison

马儿第尼致敬

Paolo Maldini

安切洛蒂致敬

Carlo Ancelotti

向疯狂的生活致以愉悦的
狂野的
审慎的
十二万分的敬意
叉开万岁


十八岁地球人
A级鸡米花运送员
青年的路究竟要走向何方
是放浪形骸还是循规蹈矩
是在变老前死去还是安然老去
我兴致勃勃的陷了入沉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