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的胜利而不是电影的胜利

文/梦见乌鸦

我觉得这部电影和《黑客帝国》、《盗梦空间》等都属于怀疑现实类地作品,这类电影的统一特征都是纯唯心论,即人在世界上看到的、听到的、感觉到地,都只是幻象,或许真实存在的,只有意识,或者说灵魂。

十月围城是比较少有的让人看后百感交集的电影, 不论从演员,场面,
故事和立意上来说.百感之中最大的一感就是
很奇怪怎么会把这么一部作孽吧拉的电影作为贺岁片上映,
还不如把春晚式的建国大业拉出来让大家乐一下., 河蟹,
热闹,还不费脑子(就是挺费眼力)
与玩儿票友情客串的建国大业不同, 十月围城可说是新老演员玩儿命集体大爆发,
今年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王学忻年,
去年岁末年初梅兰芳中的十三燕和今年年末的李玉堂都为所谓的表演标定了一个新的高度.王学忻把李玉堂对于陈少白的怨,对儿子的爱,对阿四的怜惜,表现的淋漓尽致,就连对其它几位义士的态度也大有不同.更难得的是王学忻的表演没有盖过其他演员,而是反而带出了其它演员的精彩发挥,这是陈道明,姜文等公认的大陆演技派演员一直以来无法很好完成的,
这也是优秀演员和传奇演员之间的区别.在电影中七拐八骗的找来一群人送死的行动实际是由缺少革命狂热的李玉堂完成,这也使得这些人的死愈发显的悲剧,但观众始终最揪心的还是他,
这实在是得益于王学忻高超的功力.
影片中另一个大量赚得眼泪的悲情人物就是谢霆锋演的阿四,可以不夸张的说,谢霆锋算是在这部电影里脱胎换骨了.
谢霆锋恰如其分的表现出了一个传统的中国下层人民的形象,老实善良,
朴实单纯,以及他们特有义(对少爷重光)和忠(对老板李玉堂).很可惜阿四最后也如现实历史中那样带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卑微愿望成了革命的肉盾,历史的炮灰,伟人们宏大蓝图下的累累白骨.如果谢霆锋没有因为这个脚色有所斩获的话,那只能怪他过去的”偶像出身”影响到对如今的他客观评价了.
甄子丹也算有所突破,难得奉献了不错的内心戏,文戏方面大有进步,
不过他和黎明的两大高手脚色其实是电影里最奇怪和突兀的两个脚色.包括最后濒死状态,暴血发动武将技强制弃对方装备的-1马的行为也感觉是为了悲壮的悲壮.黎明的扑克脸和刘公子万念俱灰正好匹配,还显得他特别从容不迫,慷慨大义.王博杰前半段不错,后半段完全被众人的爆发所淹没,不过死的那么手足无措,看着也挺可怜的
,李宇春可喜可贺,
挤在一群演技派里倒也不落下风.这样的一个脚色一点没让人觉得任性或歇斯底里,而是挺让大家一声叹息.总之就算做”春哥”也比故作性格,或雌头怪脑的”女孩子们”要可爱多了.可怜的梁家辉演的不错,可惜阿,
还是大家心目中最正义的大反派.至于真正的大反派胡军,有那功夫把他化妆成计春华,还不如直接就叫计春华来演.
初上银幕的巴特尔嘛,
与其说是演得好还不如说是脚色不错,真要从此投身演艺还要从长计议.我是和我老爸一起去看的,
看完之后他大大的怀念起了”过去的”动作片,优雅有不失情怀的回肠荡气,那像如今,到处撒血不说,
还口吐白沫,一定要够虐,够暴力才够爷们吗?

许久没有在大银幕上看电影了,这次是我们家的第一次共同活动,去Crown的Village
Cinema。去晚了只能坐在前排,俩个小时下来,头颈发麻。再加上听力水平有限,剧情只能看个大概。然而这部片子是在去年就有所期待(不仅仅因为这是Heath
Ledger的遗作,也是因为对Bale和前几部Burton聚集起来的好感),加上编剧也不错,不是简单的让Batman驾着蝙蝠车,穿着全套装备,惩奸除恶。所以整体下来没有让我失望。当然电影院气氛功不可没,试听效果加分不少。比较黑暗的主题和模糊的善恶观——女主角死于非命,ms正义化身的哈维最后也走上“歧途”使得它没有像其他一些讲述Hero的动作电影那样直白。
Bale是理所当然的Batman;Heath的Joker,被很多人称赞,但是我总觉得表演有些过分用力,太多独特的面部表情和动作强调了Joker的乖张和神经质,也显得有些做作。其他Cast也很强劲——有Morgan
Freeman的科学家,老牌变态男Gary
Oldman饰演警长(他的角色倒是一反常态的正义),影片开头被Joker干掉的那个男人可能是Prison
Break里面的警探,某假扮Batman的人似乎是Cillian Murphy。
不过里面中国人的形像 可不怎么正面,希望不会因此而不能在国内上映……

  《空中营救》9月19日就要公映了,特地说说这片。依照小弟写文章的惯例,先从电影的片名入手,《空中营救》真心掉价。该片引进之前,民间译名《急速天劫》给人的感觉瞬间逼格就上去了,也许根据个人欣赏口味不同,有人未必觉得官方译名不好,因为可以串联老爹的另一部作品《飓风营救》,但总是觉得这个片名有土,跟电影不搭调,题外吐槽话。

这部电影在上述两个大作的基础上,又衍生出了一个新的世界观,里面8秒钟地回溯期,其实并不是回溯,而是通过源代码,建立了一个新的平行世界,而死了的飞行员的意识,在最后一次8分钟过后,通过阻止炸弹爆炸,永远地停留在了这个新的世界里。

    回到电影本身,《空中营救》是今年看过的最爽快的电影之一。

中国对这种现象有一个专门地词 – 穿越。穿越的两个条件 – 1. 必须死了,2.
穿越后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环境。这部电影都符合。飞行员通过在现实世界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且必须在新的世界中,阻止了炸弹的爆炸,也就是自己不能死,才能永远地停留在新的世界。而和传统中国的穿越不同,该世界是通过源代码构建,可以多次创建,多次进入。

    好莱坞的动作电影经历了上世纪末期的火爆之后,逐渐退出了电影热榜之中。回想当年每每走进电影院或影碟店,琳琅满目的就是各式各样的动作片,每年好莱坞电影票房榜上,肌肉男、爆炸、追车这些场面几乎能延续一整年的时间。如今的动作片就像香港电影的新武侠一样,噎死在了自己最大的美德——毫无节制之上。

其实人的自我存在地意识是什么?或者说,当自己已经死去,是否还能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或者说,当自己已经死去,而别人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是(这里的别人可能是自己转世、或者说穿越的,自己的意识已经附着与别人的身上),是否依然能感受到自己是存在的?

    有道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随着《谍影重重》系列的卖座,似乎让动作片们找到一种新的路线。简单明快的动作设计和动感十足的画面取代了以往施瓦辛格和史泰龙们线条粗犷的原生态打斗,再配以老式动作片的追车和格斗场面也满足了大众与生俱来的猎奇心理。这类动作片的好处就是不在拘泥于那种脸谱化的老式纯粹动作片,从另一种角度出发,在整体故事不算新鲜的情况下,从故事的走向和情节设置方面大做文章,《空中营救》就属于该类型电影。无论是《谍影重重》,还是《飓风营救》,直到这部《空中营救》,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快速剪辑、干净利落的动作场面和极富张力的故事情节。动作片电影最被诟病的地方就是故事千篇一律和人物扁平,如果说的老式动作片《敢死队》是具有怀旧情结以及看一票昔日动作明星银幕上再次威武才导致电影的卖座,那么如《空中营救》这样的电影就是依靠情节内容来填补动作电影对故事和角色照顾不周的漏洞。就像新派武侠一样,这种电影也可以叫做新派动作片。

此类话题是好莱坞对人自身的思考,这个问题,恐怕也只有上帝能给出答案。

   
   来让我们看一下新派动作片都具备那些特点,以《空中营救》为例。

   作为动作电影,本片拥有后者的一切属性,硬汉、枪战、动作,尤其是《虎胆龙威》之后的美式动作片,在一个既定环境中、在连续的时间线内上演的动作大戏。《空中营救》也是如此,只不过将《虎胆龙威》中的大楼、《勇闯夺命岛》的恶魔岛换成了飞机。这样的故事万变不离其宗,因此而言《空中营救》的故事不算新鲜,简单的劫机题材已落俗套。但本片又与《最高危机》、《乘客57》这样的同类题材不同的是,故事模板没变,变化的是里面的内容。

   首先,正邪势力的对立发生变化,不像《空中监狱》那样正面对立,也不像《最高危机》那样反派在明,正派在暗,而是扭转过来,反派始终隐藏在暗处,主角则根据线索进行追查,这样一来,就让电影多了悬疑片的色彩。这样的处理手法让本片的动作场面下降,但剧情张力陡然提升。可以对比《谍影重重》、《飓风营救》乃至《未知身份》都是如此设置。将主角暴露在外,通过巧妙的情节设置和故事引导,让电影的故事在有限的空间内发挥到了最大的限度,主角在追查线索的同时,在场的每个人都有嫌疑,让电影代入感极强,同时故事未来空间很大,情节设置在这里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电影在此借用了悬疑电影的功能,让剧情张力一步步的形成,做到引人入胜。

   其次,电影的节奏感很强,得益于幕后团队的功劳,编剧为本片设定了一个“20分钟大限”,反派每20分钟杀一名乘客,在由导演将之串联起来,通过剪辑师的手段强调出紧张的气氛,加之本片的悬疑色彩,和万米高空这样的封闭空间,整部电影节奏掌控的确实没话说,让人紧张的透不过气来,非常标准且娱乐性十足。

   最后,动作场面不再简单粗暴,肌肉硬汉早已退出了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技巧大师。连恩·尼森,这位越老越能打的英国人,在《飓风营救》中树立了“麻辣老爹”的形象,并且一直用到现在。本片中其展示的依然是硬朗的作风,熟悉的骨法+锁喉功,配合凌厉的剪辑,动作场面不一定火爆,但很刺激。这也顺应了时代潮流,当年老式动作电影简单粗暴的狂轰滥炸造成的审美疲劳之后,也需要这种“技术性击倒”的方式来带给观众一丝新意,技术性击倒”并非单单指的是动作场面,而是从情节、故事节奏等全方位来形容。

   当然电影也有缺点,《空中营救》充满悬疑张力的故事看似严丝合缝,但还存在一个“电冰箱问题”。这是源自好莱坞评论家的术语,意思是观众看完这部影片之后,会被这部影片留下非常好的印象,然后回到家打开冰箱的时候,冷静下来仔细琢磨,就会想:电影里的情节为什么要这样设置,XX为什么不干某些事情….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本片也是一样,电影的反派在暗处,将主角每一处步骤都算计其中,就像一个木偶一样完全按照其意思照办,这就是一个相对不合理的地方,又不是主角肚子里的蛔虫,为何料事如神?当然,剧情如此设置是为了增强悬疑效果,这个“电冰箱问题”总体不影响观看,没有太大的漏洞,因此才让本片给观众留下非常好的印象。

   无论从故事还是人物,《空中营救》都没有脱离老式动作片的“三板斧”,但却变了一种方式来呈现,悬疑、惊悚等元素的加入,如“凌波微步”般的故事节奏和凌厉的剪辑和动作场面,造就了新派动作电影的“技术性胜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