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乡民谣

影片结尾,当远景中的鲍勃.迪伦吹着口琴唱起《再见》(
Farewell),Wendy和我异口同声:“这不就是我们沙发客的故事?”我是在闲逛到鹿特丹时,从沙发客网站Couchsurfing上认识的Wendy,一位平日在库尔德地区研究民间音乐的荷兰人类学家。

  深夜里睡不着觉。
  
  于是爬起来下床打开台灯继续看《黄
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看了两页,忽然就想写些东西,以及自己的心情。
  
  前两天看完《醉乡民谣》,一直想要写些什么,可是又写不出什么。这部电影,这个故事,在观看的那个下午,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去查关于这部电影的资料,才知道这部电影是科恩兄弟根据一个真实存在过的民谣歌手,戴夫·范·朗克的故事,而改编而成的。电影的主人公,勒维恩,怀有音乐梦想,却穷困潦倒,居无定所,常常辗转于朋友家中。
  
  他不是那种纯正意义上的好人。和最好的朋友的妻子吉恩上床,到处借钱,脾气坏。可是,却真实,一如我们生活中本该呈现出来的样子。
  我们不能够期望电影里的人物就一定比现实中的我们更加美好。
  他们也是人。
  
  里面有一场戏我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勒维恩被他的朋友戈菲恩以及莉莲邀请吃晚饭。勒维恩对戈菲恩和莉莲是心存感激的,因为戈菲恩和莉莲对他的毫无保留的照顾。但那个晚上,因为一件很微不足道的事情,勒维恩朝莉莲发了火,或者说,他只是本身想要宣泄。莉莲伤心地跑回了房间。他悲伤地说:“不应该是她离开的,这里,该离开的人是我。”
  我明白,他是想要宣泄的,他想要把自己心中那种种难过与失望宣泄出来,纵然莉莲本身没有错。
  
  这是否恰恰成为了我们大多数人的写照?
  因为心有不甘,有愤怒,而由情绪伤害想要爱我们的人。

当梦想照进现实,我真的很佩服像勒维思一样不屈于生活,敢于追求梦想,按照内心意愿而活的年轻人。可是这样的人又是自私的,给不了别人安全感,有时候你又会觉得他自作自受。他跟朋友老婆有染还使简怀孕,他经常使女孩打胎。他每天只能在朋友家里蹭吃蹭住,可他还是保持这他那一股清高,不愿意苟同,这也是我觉得难能可贵的。都说吃人的嘴短,可他不会因为这些就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情讨好朋友。

相比我们这些拘谨礼貌的陌生沙发客,《醉乡民谣》的主人公 Llewyn
Davis可谓是支有人爱有人厌的流浪猫。在电影故事时间的一周内,他不断从熟人的沙发滚到陌生人的沙发上,身边甚至没有可供其谋生的吉他,而只有一支帮人照料又随时溜走的猫咪。吃了上顿不知下顿的状态实在糟透了,搞大朋友老婆肚子的事实也实在窘透了,就连家乡纽约和希望之地芝加哥的天气都和他作对,一场大雪后,廉价鞋子泡满脏水的感觉实在狼狈透了。好不容易来了个配唱机会,走进录音棚弹了一曲《求求你,肯尼迪先生》,“这是谁写的烂歌?”身边主唱尴尬道:“我写的……”那么,今晚方便去你那住一晚吗?

看之前,科恩兄弟的片我只看过《老无所依》,而且看完毫不犹豫的给了差评。看之前,我不知道主人公davis的原型就是bob
dylan的吉他老师Dave van ronk,我甚至不知道Don van
ronk这个人。看之前,我没听过hang me oh hang me和five hundred
miles。看之前,除了喜欢的凯莉穆里根,其他演员一概不知。可是看完,我死心塌地的爱上了这片,后来去豆瓣看影评才知道这些幕后故事,我想,对背景一无所知的我还这么喜欢醉乡民谣,那我真的是单纯的喜欢醉乡民谣了。

Llewyn
Davis,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失败文青。如果你曾有过摇青岁月,他就是你在鼓楼东大街吃烧烤时,凑上来蹭一碗面喝一瓶啤酒后匆匆赶末班车的“好哥们”;就是你在五羊新村出租屋里沏茶招待一番后,临别时顺走一包烟一根吉他背带的“好兄弟”;甚至可能就是曾经屌丝或者继续屌丝着的你。

电影不长,不到两个小时。故事也很简单,讲述一个年轻人的一周,这个人叫Davis,是六十年代纽约的一个民谣歌手,是一个loser。他居无定所,每天早上醒来不知道晚上能睡哪,从别人的床,到别人的沙发,到别人的地板,再到别人的车,总之能睡的、不能睡的都睡了,还把朋友的女人睡了,还留下了种,他被姐姐扫地出门,他搞丢了年迈老人的猫,他是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却两年后才从别人口中得知。。。。总之,这是他miserable的一周。

可别指望好心的好莱坞能给他一个命运大翻转,科恩兄弟笔下的人物鲜少给你荡气回肠的童话。《老无所依》里老警长唠叨着自己的过去,不再关心逍遥法外的杀人狂魔;《大地惊雷》里的老牛仔抱着小女孩瘫倒在荒原上,绝望呻吟出“我老了”;《醉乡民谣》的Llewyn
Davis未老先衰,跟着几乎老死在加油站厕所的经纪人和一言不发的诗人司机,白跑了一趟作为救命稻草的芝加哥,又空着口袋回到植物人老爸的病房前,弹唱一曲后,老爸有了反应,却居然只是尿裤子。电影英文原名《
Inside Llewyn
Davis》压根没去暗示什么“醉乡”的浪漫,而只有毫无命运大扭转奇迹的残酷现实,总得有些人实现不了美国梦吧。

我很喜欢这片的摄影,尤其是那几个唱歌的场景。画面不停在唱的人和听的人之间切换,从吉他转到歌者的侧脸,从男人跳到女人,从烟转到酒。。。唱的人沉醉,听的人陶醉,表面上多和谐宁静的一个画面,实际上人们听到的却是我想上她,我上了她,我想揍他,我看不起他。。。。不禁让人想,如果面对是的这么一群人,那么苦的追逐还有什么意义?

就连电影中最动听的那曲、来自故事原型Dave Van
Ronk的民谣《吊死我吧》(Hang me oh Hang
me)也没一丁点小清新的温暖气息。19世纪的黑色英国叙事民谣扼杀了1950年代的美国牛奶砂糖猫王式歌谣,却没有让Van
Ronk迎来属于自己的时代,反战、叛逆的“好时代”却让影片结尾初次登台的鲍勃.迪伦赶上了。而作为其老师的Van
Ronk却以Llewyn Davis的身份,被科恩兄弟假设在酒吧外被他人打倒在地。

自认为怀才不遇的人总会用一句“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来安慰自己,可是这个发光的过程有多艰辛只有追逐梦想的人知道,科恩兄弟透过醉乡民谣很客观的把追梦人的生活呈现在观众面前,没有过多歇斯底里,没有什么心理活动,没有泪水的泛滥成诗,有的只是柔和的灯光下,如梦一般虚妄的场景和Davis忧郁迷茫的脸,june的伪装,jim的努力和芝加哥的雪。个中苦涩还是充实,留给不同的人去体会。

去年3月在纽约时,我曾拜访过这家名字更换了多次的酒吧,台上的乐队操着班卓琴唱着热闹的美国乡谣,兴奋的主唱站到架子鼓上高呼:“我实在热爱自己,每个早晨都要念着自己名字打飞机”,或许又是一位怀才不遇的Llewyn
Davis

可能是因为我没有梦想,也就不知道追梦路上的苦,所以对这些坚持fail
again,fail better的人总会忍不住肃然起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