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腌黄瓜引发的。。官方心理咨询课?(简析第三季第三集)

图片 1

正文前先BB一段:
最新一集又一次地炸裂了!!!! 我 再次重申
这剧真特么神!!

心理问题有其客观性。

全文1887字

进行了完了我人生第一个小时的付费心理咨询后,身边人都对此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各种问题扑面而来。有询问价格的,有询问咨询师性别的,有央求描述的,有求分享的。我那个心理咨询师朋友问我,觉得这500块钱值吗?我在手机上吭哧吭哧打了一大段话后还是删去,回复“我不知道”。

在没看结尾前,相信很多小伙伴都单纯地和本渣渣一样把这集当成了单纯的“rick
腌黄瓜大冒险”来看的。
的确:本集全集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rick血肉横飞的打斗上,穿脑断腿的画面屡屡出现,比之第二集血腥暴力程度有过之无不及,看来这一季导演组是要把无下限进行到底了。。

心理问题有其普遍性。

图片 1

这一个小时的付费咨询是紧跟着前面半小时的免费咨询的,时间在这过程当中流动得特别快。以至于在结束时我惊异地发现,距离我到达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接近两个小时(包括之前的寒暄、之后的闲聊)。咨询师是个年纪在三十多的男子,厚重的深色羽绒服,摘下帽子后露出秃顶——说实话,第一时间我是不太能接受的,这太不符合我想象中心理咨询师的形象了——丝毫不能给我任何智慧、可信任的感觉。但随后的咨询过程还算愉快。

相较之下,中间穿插的wong医生和morty三人组不明所以的心理咨询则叫人一脸黑人问号。直到结尾,wong医生的一大段嘴炮才让人如梦初醒——

心理问题有其特殊性。

“我被2p了”

他几乎不主动向我问问题,咨询过程并不想很多人想象的那样如审问一般;但在我的提问和自述之间,他也会打断提问我或讲述自己的经历和感受,让咨询过程也并非电影中所演般,咨询师只是单纯的聆听。琢磨了很久,觉得咨询的过程还是如很多人说过很多的那样,更像是一场聊天。我其实并不喜欢这个词,毕竟作为当事人,是需要在当次结束之后从钱包里掏出热乎乎人民币的,这样的词似乎并不利于我这次所花费的500元挣回在我心里的预期价值。但在咨询结束我掏出钱放在桌子上的时候,我特意瞧了一眼自己的心情,似乎很平静。我还专门用手机拍下了这个画面:介于我和咨询师之间的桌子上放着两个水杯,一个茶壶,一个我的笔记本,和5张红色人民币。我希望用这样充满刺激意味的照片来不断提醒自己,也便于我这个反应滞后的人日后回忆。

原来心理咨询才是本集核心啊!!

心理问题有其隐蔽性。

这是她找我时说的第一句话。

宽慰与恍然大悟
不可否认的是,咨询师的观察力是敏锐的,在开始咨询没多久,他就抛出了一个对我的阶段性概括:过于理性。当这个概念初次从他的口中蹦出的时候,我心里似乎有种解脱般的宽慰感。这个对我的描述我没有丝毫的抗拒,因为纵观我平日感受,和哪怕和他接触的这几十分钟,我的方方面面早已暴露出这个问题。只是在这之前,我自己没有找到这样的词汇来对自己进行描述。在咨询关系里,和这个词遇到的这种早已相熟但一直未相认的感觉,在我的阅读体验里面也经历过类似。很多自己也朦胧有过的一些观点和感受描述,经由作家的文字,这种体验得到最佳当且精准的描述,心中的那种快感,应该是和咨询过程中的这种宽慰的感情类似。

快节奏的打戏只是为了拉动枯燥又confusing的心理咨询。本集导演组真正用意是借wong医生之口对于
rick这一家成员间出现的问题进行了官方的心理分析。
首先,“腌黄瓜事件”究竟是怎么回事? 它暴漏了rick一家怎样的问题?

心理问题有其可矫正性。

我们并不认识,她也不知从哪个朋友那里得知我是心理咨询师,便加了我微信,找我咨询。

宽慰之后紧接着的感受是焕然大悟。
我善于并且经常自省的人,常常在做事情的时候分离出一部分的精力,将其置于半空中,以上帝的视角审视自己的行为和所思所想。这个过程其实承担了心理咨询过程当中一部分的功能和角色。但我在这样的过程当中却活得愈发拧巴(这也是我这样一个看起来很正常,生活也还算OK的人来主动接受心理咨询的原因之一)。咨询师对此的看法是,我的上帝并非全能。因为我的思维习惯当中理性过剩,所以我的“上帝视角”其实也是残缺的,只有理性而没有感性,缺少能够感受柔软部分的能力。所以我就在我的理性认知里转圈出不来,“认知到达了极限”,也就难免愈发拧巴。我的恍然大悟就来源于此。

一开始,morty 和
summer在学校出现反常行为,导致rick一家需要去进行心理辅导。

心理问题有其可转化性。

看到这条信息我也是虎躯一震,手机差点没拿稳,但随即调动起体内的职业素养来,听她将故事讲完。

这符合了我对心理咨询过程的一个预期,即能够站在第三方的角度上来打量我,提供我依靠资深视角所无法看到的一些盲区和问题。发现问题永远是在“成为一个更好的我”这个漫长过程中的一个至关重要的步骤。

但是rick认为自己并不需要心理辅导,于是他把自己变成了腌黄瓜想要逃避,并在针管里放了能变回人类的血清。

心理问题有其可升华性。

“他晚上来找我,但又带了一个人。”

“但很遗憾,我可能帮不到你什么。”这是心理咨询师在指出我的一系列问题之后对我说的一句话。那一瞬间我是有一些绝望,但没有想象中严重。
他说这是现在社会当中很常见的一个问题,他没有什么魔力能够想医生那样为我开方、药到病除。面对社会大环境下出现的东西,他作为环境中的一者,同样处于无能为力的弱者地位。我们认为心理咨询师每天都接触各异的受访者,肯定遇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人。但残酷的是,往往大家都一样。处在相似的环境之下,所出现的问题也并不会特殊到哪里去。往往就那么几种情况而已,只不过不同的人的表现形式不同罢了。这种“你其实并不特殊”的残忍,是在接受心理咨询时所必须面对的另一额外副作用。
他能告诉我的只有我如何减少这个问题对我生活的影响,如何缓解由此产生的焦虑,如何在承认自己不好不分存在的情况下试图做出一些改变。

但被发现后,rick并没有说出实情。
是的,他如果说了,他就不是那个宇宙第一聪明的哺乳动物rick了。
全知万能的rick,怎么会怕一个小小的心理咨询?

                  二

“那人你认识么?”

“心理治疗里,慢就是快。”
“你要原谅自己,允许自己存在一些不好的地方,并对其存有善意。无论如何那都是你自己的一部分。”
从他那里得到了颇多以上这样看似心灵鸡汤意味浓重的话语,把它们单拎出来没头没脑地看确实如此。但如果放置于当时咨询的过程和环境之中,这样的话语确实能给人以很大的安慰作用。这样的安慰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焦虑,就像咨询师说的,我需要允许自己有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我现在需要做的就是静静地打量他,观察他,而不是急于动手去试图杀死它,急于用我自以为强大理性去消灭它。在决斗之前,你需要仔细观察好自己的对手,这样才能未今后的根除做好准备。这是我对自己说的话。

而作为妈妈beth的立场又是怎样呢?
在进咨询室前,summer吐槽说“这怎么算是个家庭心理咨询呢?
老爹不在,grandpa也不在。” 妈妈的反映则是:

谁在学?

“不认得”

第一次咨询的结束
结束之后,关于下一次咨询的时间,他给出了“较为宽松”的建议,这和我的想法一致。因为我的这种心理咨询没有明显病态或是某方面的集中问题,属于“个人成长类”,所以不必每星期都来进行咨询。我则希望在每次咨询之后都能拥有充足的消化时间,对他的建议和观点进行充分咀嚼和运用、体会之后,再来进行下一次的咨询。他则说了一句颇值得玩味的话:“下次咨询,就等你不想来的时候来就好了。”潜台词是,当我对心理咨询并无抗拒的时候,其实就不用过来了。

“the family was told to get conselling by your principal, its not the
entire family that was huffing pottery glaze in the art room and desk
wetting in the history class.
我特么是被你们校长叫过来的,我又不需要心理咨询,尿裤子吸珐琅的又不是老娘。”

                三

“额……”

走出咨询室,神清气爽了没多久,就又一头扎入日常生活当中。拥挤的地铁、没时间吃午饭的窘况、聚会玩牌喝酒吃饭,我迅速从“后心理咨询”阶段脱身而出,回归正常生活,钻入那个正常的我。
至于有什么样的变化,我现在其实也不知道。

而当wong医生反复问rick针管里是什么的时候 , 妈妈也是发飙:
你能把重点放summer 和 morty上吗? 是他们需要心理咨询!

谁在用?

“起初我也是拒绝的!”

其他细节:
录音:
我是很想把自己的咨询过程记录下来的。但是因为之前看过一些这方面的书,担心录音的这一举动会对咨询过程产生一定的影响,所以一直抱着忐忑的心情。但和咨询师沟通过后,他对此并无意见,只要不要影响到我自己就好。
录音的作用我其实还不知道,事后会拿出来反复听吗?我不知道。但如果此刻我把自己置于“上帝的视角”的时候,就会看出我其实还是在试图用理性的方式来解决我的问题。即,用理性的方式来解决理性过剩的问题。这样的情况想想就觉得可笑。

是的,从这里就可以看出,beth完美遗传了rick 的骨子里的傲娇性格。
beth刚离了婚,心理其实很脆弱,rick和家里关系也是一团糟,女儿也为此离了婚,
但他们一个身为女强人,一个身为全宇宙的神,怎么可能允许自己被这点“小事”烦扰?
所以表面上永远都是一副:劳资他么不在乎无所谓 的拽样。

“那后来怎么同意了呢?”

非咨询期的咨询关系:
不是咨询期的话,我能否联系我的咨询师?这个问题我还不知道,但应该是有答案的。
我在结束的时候试探性地问了一下,如何联系以及如何预约地问题,其实我是想和他建立起非咨询期地关系,以便我随时有问题都可以请教解决。但他说让我联系之前的同事,把我这样建立联系的可能性拒绝了。
这也是很正常地。咨询师肯定都不愿意把咨询关系带入自己地私人生活当中。如何在咨询师和普通人地不同身份之间转换,是咨询师普遍要面对地一个问题。

这也就是为何wong医生问beth:你父亲针管里真的装的是让自己变回人类的血清吗?(你父亲真的想逃避这次心理咨询吗?)
beth会直接否认:当然不是!我老爹那是在工作!他的工作很重要的(我老爹不会逃避心理辅导)
因为她理所当然地认为
自己的父亲这么神通广大,不可能为这点家庭琐事烦心。

“他求我”

可以看出 beth和rick
本质上都在逃避问题,他们都在被家庭成员间出现的问题与矛盾所困扰
,但自身过强的自尊不允许他们表现出脆弱, 所以都装出一副无所吊谓的样子 。
但其实心底里很明白:自己很在意, 自己也确实受了伤。

“他求你,你就答应了?”

wong医生(导演组的卧底)显然知道他们之间的种种问题,所以她在beth质疑她为何老是抓着腌黄瓜血清不放时这么说:

“嗯,我没办法。”

I think this pickle incident is a better path than any other to the
heart of your family dysfunction. I think its possible that u and ur
father have a very specific dynamic. I dont think its one that rewards
emotion or vulnerability. I think it may punish them. I think its
possible that this dynamic erodes your marriage and is infecting your
kids with a tendency to misdirect their feelings.

她停了片刻又补了一条信息。

我认为腌黄瓜事件是最能反映你们家庭不和谐的。
你和你的父亲很可能有一种特别的“心理动力”
,这种心理动力压抑了脆弱情绪的表达。
而且很有可能就是这种心理动力导致了你的离婚以及
你的孩子们通过各种过不正确渠道发泄心中情绪。

“我喜欢他。”

医生一语中的, 而beth和rick 这种人最讨厌的就是被人揭穿自身的脆弱。
于是她果然没忍住爆粗了:
f*** u! fk both of u too!!

我倒吸一口凉气,一时竟不知所措,无言以对了。可能是心理咨询师的直觉,忽然一个想法窜进脑海里。

以及最后wong医生对rick说的一大段晦涩难懂的话,其实本意上也是这个意思:

我随即问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呢?”

Rick, the only connection between your unquestionable intelligence and
the sickness destroying your family is that everyone in your family you
included, use intelligence to justify sickness. You seem to alternate
between viewing your own mind as an unstoppable force and as an
inescapable curse. And I think it’s because the only truly
unapproachable concept for you is that it’s your mind within your
control. You chose to come here, you chose to talk to belittle my
vocation, just as you chose to become a pickle. You are the master of
your universe, and yet you are dripping with rat blood and feces. Your
enormous mind literally vegetating by your own hand. I have no doubt
that you would be bored senseless by therapy, the same way I’m bored
when I brush my teeth and wipe my ass. Because the thing about
repairing, maintaining and cleaning is, it’s not an adventure. There’s
no way to do it so wrong you might die. It’s just work. And the bottom
line is, some people are okay going to work, and some people… Well,
some people would rather die. Each of us gets to choose.
Rick,你毋庸置疑的智识与破坏你家庭的疾病之间的唯一联系,就是你家庭中的所有人,包括你,都用智识来证明这种病态是合理的。你似乎时而认为你的心智是一种无法阻挡的力量,又认为它是一种无法避免的诅咒。我觉得那是因为,对你而言唯一真正难以理解的概念是掌控自己的心智。你选择来到这里,你也选择用谈话来贬低我的职业,一如你选择成为一个腌黄瓜。你是你自己宇宙中的主宰,可你却浑身滴着老鼠血和排泄物,你强大的心智因你自己像真正的植物一样无力。我一点不怀疑你会无意识地对心理咨询感到厌烦,如同我在刷牙和擦屁股时感到厌烦一样。因为修补、维持和清理这些事都不是冒险,做这些事就算犯再大的错也不至死,只是工作罢了。而结果是,有些人觉得去工作挺好,而有些人,有些人宁愿去死。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选择。

对话框顶端的“正在输入”持续了好一阵子,屏幕上才冒出了两个字——“朋友”。

简单说意思就是: rick你的确太聪明了,以至于你觉得自己是万能的神。
但是其实你并不能控制你自己的内心,你不能做到想不去被家庭问题困扰就真的想当然的超脱了。
因此你的自尊会使你想去下意识的逃避。
但是其实解决这些心理问题只是一些需要花费时间精力的工作而已,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都是很正常的。

“朋友?”

说到底,导演组用一集为我们呈现了这个家庭中矛盾的根源
:不能正视与合理宣泄自己内心的情绪。
当情绪得不到合理的对待或表达时,问题往往就发生了 。 首先对自己会有影响:
beth离婚后情绪暴躁以及rick的焦虑与逃避
,而且还会迁移默化的影响身边的人:summer 和
morty不能与家庭分享自己在离婚事件中受的伤而出现的种种反常的发泄行为。
这其实也算是当下社会满常见的心理状态了。
导演组用心良苦,花了整整一集提醒了我们:

“嗯,他有老婆小孩,我们只是……朋友”

心理咨询很重要!!!
心理咨询很重要!!!
心理咨询很重要!!!

我猜想,她不愿承认自己是情人,是因为不想给自己贴上“小三”的标签,又或许是心理明白,在对方看来,可能自己连情人都算不上,才会左思右想,最终请出了“朋友”这个包罗万象的词汇。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嗯哼还阔以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继续问道

“那他喜欢你么?”

“他对我很好。”

“你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因为你也不确定是么?”

“我不知道。”她停了片刻又补了一句“他应该也喜欢我的。”

我实在忍不住了,回一句有失职业素养的话。

“他如果喜欢你,怎么可能再带一个人来?”

我“买一送一”,憋不住又来一句:

“作为男人,我告诉你,一个男人若是喜欢一个女人,是决不会忍受同别人分享她的!”

她沉默了。

我想我的话可能伤到了她,心中有些自责。

过了半晌,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我打开一看,只有五个字——“他开心就好”

我心中又升起一丝怒气,正欲说教。但她好似知道我想说什么似的,没等我信息编好,又补了六个字过来——“我心甘情愿的”。

我的怒气顿时被冲散了,却是悲从心来。只好又带上职业的面具,好生安慰了一番,平复了她的情绪。

她的情绪平复了,而我却心绪难平。

我知道有些女人会为了“爱”而盲目,而不顾一切。可没想到竟然能盲目如斯,能不顾一切到这种地步。

我不由的想起《月亮与六便士》里恩特里克兰德的一番话。

“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你可以象狗一样地对待她们,你可以揍她们揍得你两臂酸痛,可是到头来她们还是爱你。基督教认为女人也有灵魂,这实在是个最荒谬的幻觉。”

很多人以为这些都是“吃人的礼教”所致,是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压迫所致。于是不少人,高举着女权主义的大旗,甚至滋生出“女权癌”来。

然而,古有陈世美,今有陈冠希。在“讨好女人”成为政治正确的今天,渣男们丝毫未有减少,依然人才辈出,各领风骚。反倒是催生出了一批又一批的渣女们,渣出新高度,渣出新境界。有人说,这样也好,正好“以渣治渣”。可是现实却是渣男渣女们很少物以类聚、臭味相投。往往是渣男糟蹋好姑娘,渣女祸害好男人。

因此,社会文化只是个背锅侠。纵观古今中外,“女之耽兮,不可说也”的故事屡见不鲜。容易沉溺于爱情,是女人的天性。能够蒙蔽女人的双眼,是爱情的特殊功能。

因此,举什么旗,喊什么口号,都是徒劳无功的。

那又当如何,教女人擦亮双眼,识别渣男?

这个方法听起来好像很不错。可是却有两大难题。

首先,渣男难辨!

许多男人“金絮其外,败絮其中”。

不会装一生正气的不配做贪官,不懂表演道貌岸然的,不配称渣男。你看“好男人”陈赫,“乖小子”文章。真可谓,明渣易躲,暗贱难防。

想必,姑娘们都明白,你不和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你永远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更为讽刺的是男人往往自作多情,却鲜有自知之明。他们不谈个恋爱,都不知道自己是人渣。

此外,纵使能给姑娘们一双慧眼,把渣男们看的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就有用了?

君不见,许多姑娘们偏偏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若说这世上有什么令人哭笑不得又无可奈何的真理,那便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了。

许多男人坏的坦坦荡荡,渣的众所周知。但他们的身上好似熊熊燃烧着一团爱欲的火焰,引无数姑娘如飞蛾般义无反顾的扑来。

总有一些情场高手,纵使你知道他们招式套路,却也仍然招架不住,最后甘拜下风。

人们总说“战争让女人走开”,殊不知,女人们在爱(ren)情(zha)面前那种不顾一切,视死如归的精神,不亚于任何一个英勇的战士。

教给姑娘们一些防狼术倒是有用的,教他们识别渣男,只是徒劳。总是防狼易,防人渣难呀!

其实说了这么多,我想表达的意思只有一个——女人若是因为爱情而犯了什么“错误”,实在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情。

法律上有种说法叫做不具有期待可能性。就是说行为人如果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犯了法,是可以被宽恕,不必受到法律的制裁的。

那么那些不幸遇到了人渣,不幸付出了真心的姑娘,是不是应该被宽恕,是不是应该给她们一个重新寻找爱情的机会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